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組/SO】伽藍茜草 (完)




『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清風送白雲』─唐‧懷海禪師 





--



1.

       櫻井翔是理性的。

       他從來不相信所謂命中注定,但現在的他卻必須承認這四個字真正存在。

       他負責高野山專題的同事命中注命生了病,而他則命中注定被總編指派代為來這佛門聖地取材。

       望向身後的陡峭樓梯,再抬頭仰望高聳青翠綠意,他彷彿命中注定般步上最後一層階梯望著壇上伽藍被落楓染紅的清冷男子。

       

       秋意如暮歌,楓紅如詩醉。

       

       櫻井翔不知道究竟是紅楓令他醉,還是那端坐在伽藍前畫畫的男子令他今生今世再也無法清醒。

       男子散發一縷清冷,細眉如柳微微垂下,深邃眼眸漆黑如夜,也如他一身黑色袈裟,寬大的袖袍外細白的手腕轉呀轉地操控著手中畫筆將眼前畫布逐漸染上紅楓般的一抹艷紅。


       伽藍紅葉,金堂茜草。


       望著那專注在畫布的精緻側顏,櫻井翔終於明白所謂命中注定。

       他命中注定要踏上高野青山,也命中注定要與伽藍茜草前的一抹玄黑相遇。

       

 

2.

       大野智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難解之人。

       陌生男子在一陣狂風席捲紅葉紛飛中俯身在他唇瓣落下一吻,性感的紅唇勾起好看微笑,低啞的嗓音在他耳畔迴盪著──


       「師父,請告訴我,紅楓落下、茜草搖曳,是紅楓或茜草在搖動,還是風在飄揚?」

       

        「不,無論是紅楓還是茜草都不曾晃動,」對上陌生男子的眼眸,大野智這才發這人有雙迷人又難以言喻的美麗眼瞳,「晃動的是施主您的心。」


       櫻井翔沒有說話,眼底帶笑再度貼上眼前薄唇,無視壇上伽藍大殿的神佛,他只想順著本心映著秋意紅葉將舌竄入對方口中勾著他命定之人的紅舌。


       溫潤如玉,聖潔如雪。

        

       男子身上的茜草清香舒心自然卻無法紓解他心中的燥熱,正如對方所言,晃動的,果然是他的心,是那顆妄圖將伽藍大殿侍奉神佛的一抹清冷玄黑拽下凡塵的邪念之心。


3.

       大野智在此時此刻總算明瞭為何修行多年至今入不了佛門。

       自小體弱多病的他終於在十二歲時被遺棄在高野青山,他還記得那也是紅葉紛飛時節,母親在給他一個擁抱後便將他永遠遺留在伽藍金堂前,從此陪伴他的只剩殿前茜草萋萋。


       他以為他命中注定要被遺棄,也命中注定要在高野青山過上一世。

       所以他苦修,所以他捨棄一切凡念,只求真真正正成為佛門中人,只求今生今世侍神奉佛。

       然而,十年過去了,他依舊是世俗之人。

       每回他提到剃度出家,師父總是搖頭輕道──


       智,你與佛緣尚淺,時候未到、時候未到。

 

       曾經何時大野智以為他念的經不夠久,拂的塵不夠多,可無論他如何修行,師父依舊一句時候未到。


       時候未到、時候未到,那究竟要何時才到?


       智,你看破的只是你的半生,你依舊沒有看破這俗世。

       紅塵滾滾,芸芸眾生,你依舊在等待,等待那命中注定之人。


       

       大野智不懂什麼叫命中注定,直到陌生男子的唇貼上來才恍然大悟。

       那是個輕柔無比的吻,宛若赤羽翱翔在無邊天際,淺淺地觸碰他的唇瓣也深深地侵略了他的內心。


      晃動的究竟是誰的心?

      師父、師父,您說的沒錯,我終究沒看破這俗世,終究在浮載塵世盼那命中注定之人。

      


4.

       當大野智回過神時,他已攬上了陌生男子的後頸,寬鬆的袈裟袖袍滑落,薄唇輕啟,迎合著男子那如火焰灼燒般的吻。


       如此濃烈、如此癡狂。


       瘋狂到他擅自結束這個吻將人拉入伽藍後殿,也瘋狂到任由男子扯開他的袈裟在他光滑後背游移著。


       殿前誦經聲縈繞在耳畔,殿後耳鬢廝磨呻吟久久不散。

       壇上伽藍大殿佛壇檀香暈染,伽藍殿後茜草芬芳伴隨情潮瀰漫。


       黑色袈裟自雪白大腿滑落,陌生男子進入了他的身體,他只能含淚承受那瞬間撕裂的痛楚,他只能勾著對方的後頸細細呻吟,如果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他果真注定與佛無緣。


       既與佛門無緣,孑然一身的大野智究竟該何去何從?


       當對方在他體內馳騁時,大野智懵了,他既恨他毀了他多年修行,卻也慶幸他的命定之人終於踏上這紅葉紛飛的高野深山與他相遇。


      有緣也好,無緣也罷,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


     「師父,現在竟是什麼在晃動呢?」望著身下衣衫不整的清冷男子,櫻井翔俯身含住那兩抹紅瓔,如願以償地看著那雪白身驅逐漸染上粉色的情/欲。


       大野智斂下眼眸,染上情潮的眼眸眼底帶笑,拉下陌生男子貼緊自己的心口,讓心跳聲緩緩傳至對方耳際,「吶,施主,晃動的是這裡,」




       「至死方休。」

     

         

5.

      櫻井翔從來沒有如此渴求一個人。

      他是理性的,他是規律的,可他卻無恥地在伽藍聖殿侵犯了他命中注定之人,他想要他,想要他成為自己的人,想要他的每幅畫裡有他。

      他要帶走他,誰也阻止不了他,就算他是侍神奉佛之人,就算他是看破塵世之人,他都要帶走他。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三千世界鴉殺盡,與君共寢到天明。

      一切只為『命中注定』四字。


       默默看著與他共渡春宵的男子,櫻井翔細心地拿出紙巾清理黑色袈裟下被他弄得一蹋糊塗的下身,「那、那個我叫櫻井....」


       「回去吧。」撫平袈裟皺褶,大野智笑得嫣然打斷對方,任由侵犯自己的陌生男子流露難以置信的眼神。


       「跟我走。」緊握那攬緊自己後頸手腕,櫻井翔堅定地望著那雙情潮未褪盡的濕潤眼眸。


       「時候未到。」閉上雙眼不願面對那雙美麗的過火的大眼睛,大野智低語著。


       蹙眉溫柔地將人攬進懷中,櫻井翔咬緊牙根在他命定之人耳畔呢喃著,「那要何時?」

 

       「佛曰人有五蘊,佛有五力....施主五年後再來一趟吧。」將臉龐埋入男人懷中,大野智偷偷隱藏了溢出眼框的淚水。


        師父,您說的對。

        動了凡心的我終究不是佛門子弟,可這天地悠悠,卻只剩這高野青山伴隨紅葉茜草是我歸宿。



6.

       櫻井翔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下山後的五年。

   

       五年、1826日、43824小時。

       他像是失了半心般渾渾噩噩地活著,工作、吃飯、睡覺了無生氣地循環直到與他命定之人約定的那日。


        秋風蕭瑟,丹楓落盡。


       當櫻井翔睽違五年再度踏上高野山時,伽藍紅葉依舊紅艷,伽藍金堂茜草依舊萋萋,但他卻尋不著那坐在壇上伽藍畫畫的一抹玄黑,也尋不到他那命中注定的濕潤眼眸,徒留老師父交付的一只寫滿娟秀字跡的信籤。


       施主,

       隨緣而生,隨緣而滅。

       緣聚則成,緣滅則散。

      

       老師父望著櫻井翔搖頭嘆氣道,遙指壇上伽藍殿後的一株紅楓。

  


7.        

     『翔君,

       體弱如我今生能與命定之人歡愛一場已足矣。

       若是注定有緣,咱們相約來世。

      

       紅楓也好、茜草也罷,晃動的不只是施主你的心,還有我那盼著你餘塵未了的凡心。

                                                                                       大野智。』 

                                                                               

 

        

       伽藍紅葉,金堂茜草。

       風起楓落,風行草偃。

       

       跪倒在滿地紅楓流淚望著那墳上茜草,櫻井翔終於明白為何他的命定之人與他相約五年。


       五年、五年。

       他終究來得太晚,不論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後。五年前他太晚與他相遇,五年後他錯過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他踏盡千山萬水,踏進繁花落葉,最終五年後回到壇上伽藍卻無法落葉歸根。


       智君、智君,為何你待我如此殘忍,就連讓我親口喚你聲智君的機會都不願給我。



8.

      「媽媽,為什麼我們要大老遠來這爬山啊?」氣喘吁吁踏上最後一階的少年瞪著又圓又亮的大眼睛氣鼓鼓地抱怨著。

 

      「來看看你祖父啊。」溫柔地摸了摸兒子的髮旋,智子牽起兒子踏進壇上伽藍後的小屋,卻什麼也沒見到,只見到遙椅上緊握泛黃信籤的老者長眠已逝。

 

        智君、智君。

        咱們約好了,你等我,來世我們相約壇上伽藍。

        不見不散。


        秋楓紅葉散,霜楓猶似日前紅。



        

        伽藍茜草,落葉歸根。




        





        

    


 

END.





基於篇幅在此補充說明一下,智君知道時日無多,才讓翔君下山,翔君下山後,智君從翔君的高野山專題看見了採訪人的名字,所以便知道翔君的名字。

翔君最終娶妻生下一個女兒智子,在晚年妻子過世後獨居高野山陪伴懷念智君,最後安詳地在搖椅上讀著智君的遺言走完人生最後一刻。


我一位寫手親友跟我說他筆下的山會自然地相愛,山給他一種命中注定感(畢竟天神日啊),我真是恍然大悟啊,對啊確實有種命定感,我何必每次都糾結如何讓他們相愛呢w 因此,這篇就出來了。


茜茜,這兩個月每當看到那桌上那黃色小獅子圖案我便一直惦記著要寫篇文給你,工作辛苦了 。  @茜茜Crystal3104🐟  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然後,我發誓剛開始寫時不是這個結局。


合作的姐妹作:【山組/OS】伽藍紅葉 (完) (請注意CP:OS)

HE、同樣場景、部分台詞一樣,不過與本篇故事完全無關。

不吃的請不要點進去。


能吃的讀者不妨將兩篇一起想像,挺有意思。

 


p.s.籠鳥這兩天手感很差,我打開了文檔,但卻....




评论(16)
热度(85)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