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智水仙/領耕/ABO】無人知曉 〈序〉

1.成瀨領 (A) x 富士岡耕太 (O)  智水仙    (青梅竹馬設定) 

2.【領耕/翔智/ABO】無人知曉 1 前傳

3.日劇魔王、作別於今日  日劇穿越。

4.很久以前的舊文,後來被我刪了,應該有人看過,稍微修了一遍舊文重發。至於為什麼重發,大概是心血來潮或明天要上班我心情憂鬱。

5.這一篇本篇如 目錄 (不定期更新) 所言,等我寫完籠鳥才會繼續慢慢慢慢慢寫。





---------


成瀨領蹙眉望著加護病房內富士岡耕太那幾近看不出起伏的緩慢呼吸,懊悔的心情不禁湧上心頭。


他怎會這麼傻錯了這麼多年?


握緊的拳頭幾乎要將手掌掐出血來,alpha的伯爵紅茶信息素帶著痛苦與對自己的憤怒毫無克制地瀰漫在半夜加護病房外的長廊。


此時的富士岡耕太不同於病房外的帶著強烈情緒的alpha,像是美麗安祥的娃娃般,長長的睫毛斂在毫無血色的眼簾,氧氣罩與滿身的管子說明了他已喪失了人類應有的行動力,只能從床頭旁的儀器規律的心跳頻率看出病床上的人仍有一口氣。


望著這樣的耕太,成瀨領的心痛地跪倒在地,流下了自母親與弟弟過世後再也沒流下的眼淚。









-----


真中友雄人生當中有三個重要的人,母親、弟弟以及富士岡耕太。



友雄與耕太是小學同學,兩人十一歲時成為同班同學,身為班長的友雄一眼便喜歡上溫柔的飼育股長耕太。

可十一歲的孩子哪知道什麼是喜歡呢?


友雄一直以為自己對耕太的感情是好朋友、好兄弟,直到他日後成為成瀨領時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在當時就非耕太不可。


慢慢地,兩人成為了好朋友,活潑的友雄總喜歡拉著恬靜的耕太到處跑,他們一起玩耍、一起讀書,甚至每天早上友雄甘願提早起床,騎著腳踏車到與實家反方向的耕太家,只為了接對方一起上下學直到兩人成為了高中生。



斜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腳踏車後座的耕太一手抱著兩人書包,一手環緊了友雄精瘦的腰肢,將臉頰貼在友雄後背試著感受對方的體溫,耕太知道眼前背影的主人是個遲鈍少年,從來沒發覺自己多年對他的心意。

耕太不以為意地笑了笑,貼心的他知道心上人是個孝順的孩子與友愛弟弟的兄長,身為長子的友雄能這麼多年每日陪伴他已是不容易,耕太不奢求更進一步的關係,反正總是在一起的他們還有很多時間。


「耕太,你想當什麼?」


前方傳來聲音打斷耕太思緒,但他卻無法理解友雄想問的問題。


「嗯….大概是廚師吧?」


「我知道耕太想當廚師,我說的是第二性別呢。」


17歲正值分化的年紀,青少年們對這話題總是興致勃勃,特別是對少見alpha與omega更感興趣,畢竟這世界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是Beta啊。耕太沒想到向來心裡只有母親與弟弟的友雄會對性徵有興趣,他輕笑著反問:


「那友雄呢?友雄想當什麼呢?」


「我都可以,可是…如果要保護媽媽跟弟弟,當個alpha應該會比較好。」友雄沒有注意到他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將到嘴邊的『保護耕太』幾個字給吞下肚。「那耕太呢?」


「我也都可以喔,但如果友雄是alpha,那…我就當omega讓友雄保護好了。」


貼緊心上人的背脊,幾乎是告白的話語讓耕太滿臉通紅。真中友雄沒有說話,但耕太卻從瞬間加速的心跳聲與就算被晚霞暈染仍擋不住的紅暈耳廓得到了回答。


就算沒有說出口,多年的默契讓此時的兩人隱約知道彼此的心意,他們都知道言語對彼此並不是那麼重要,反正,他們還有很多時間。






這時的他們卻不知道,老天爺並沒有給他們太多時光。







-----------




真中友雄是在弟弟過世那天分化成一個alpha。


弟弟過世了,被殺了,被一群紈絝子弟殺了。


這巨大的打擊衝擊著他的情緒令他徘徊在崩潰與瘋狂的邊緣,當見到弟弟的遺體時,排山倒海的恨意與苦痛刺激了體內深處的信息素,當他意識到時伯爵紅茶的alpha信息素已瀰漫在週遭。


當個alpha又有什麼用?一點用都沒有啊?

連弟弟都保護不了,有這麼窩囊的alpha嗎?


真中友雄以為這是他人生當中最痛苦的一刻,卻不知道這只是開始,通往地獄之門的開始。


告別式那日,友雄一手捧著弟弟遺照,一手攬著母親肩膀,沒有哭泣的他知道要堅強,試圖給予失去愛子的母親一些力量,但這力量太過薄弱,薄弱到無法抵抗兇手律師的奠儀帶給母親的傷害。


奠儀的厚度象徵羞辱的程度,看著眼前的奠儀,真中友雄從來沒有受到如此強烈的憤怒。殺了人,別說償命了,只要有錢難道就能擺平一切嗎?


受到羞辱的,不僅只是友雄,還有友雄竭盡所能想保護的母親,然而,這回他依舊保護不了重要的人,失去次子與羞辱的痛苦讓虛弱的母親倒下了,最後只能成為遺照靜靜地守護著長子。







當耕太踏入真中家時,立刻感受到一股沉重的氣息,尚未分化的他不明白這是alpha的信息素,但心急的他已無暇追究。

耕太只知道在東京餐飲學校住校見習的兩個月都無法聯絡上心上人,電話與簡訊就像石沉大海般有去無回,原以為正值期中考讓友雄無暇回覆,卻在兩個月後回到故鄉才從老師口中得知心上人在這段時間接連失去了母親與弟弟。

得知噩耗的耕太假也沒請立即衝向了真中家,當他踏進真中家,便見到了眼前的景象─


他最喜歡的友雄兩眼無神地散發著難以言喻的氣場跪坐在母親與弟弟的遺照前,遺照前兩柱香與百合花香交融成的清爽氣息都將這沉重氣場驅散令耕太幾近窒息。


這詭異的氣息愈靠近友雄愈濃厚,讓不明所以的耕太逐漸感到下腹傳來陣陣的低燒。此時的耕太早已沒有餘裕去思考身體的變化,他心痛地只想緊緊抱住闊別兩個月的心上人。


「友雄。」



無視週遭的氣場,耕太從身後緊緊摟住了友雄卻得不到對方的回應。他心痛極了,彷彿替眼淚早已流乾的心上人掉淚,斗大的淚珠一顆顆落在對方的脖頸,卻依然得不到一聲從小到大常聽的「耕太別哭,我在。」的輕喚。


淡色褐髮少年的身軀緊貼著黑髮少年的背脊,前者這時才發現後者的體溫比以往還高,甚至帶著侵略令他緊張,耕太此時才意識到不對勁,體內的陣陣低燒在友雄體溫的影響下逐漸升溫。耕太本能知道應該要放開友雄,受到對方影響的體內變化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但他卻不願意放手反將人攬得更緊,好似放手了就再也抓不住對方。


兩人的體溫在緊貼身軀下互相牽引也互相衝撞,耕太體內深處的信息素再也無法承受這樣的吸引衝破了白皙的皮膚,omega的百合花香氣比遺照前百合花更加濃郁嫵媚,也喚醒了兩眼無神的alpha。



「耕太…?」



連續好幾天沉浸在悲傷的友雄此時才發現耕太的存在,當他意識到時,剛覺醒尚不太能控制的alpha本能已讓他將對方壓倒在地,伯爵紅茶與百合的信息素相互衝撞著吸引著彼此,也刺激著兩人的欲望。



「友雄…我好熱…..」




好耕太,不吃嗎?











评论(23)
热度(76)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