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組/SO】美術老師的花鳥風月 (完)

1.櫻井翔 (歷史老師) x 大野智 (美術老師兼畫家)

2.前文:

『歷史老師』

『美術老師的賭氣』

『歷史老師的抑鬱 』

3.祝各位2017 新年快樂!





--



當櫻井翔踏進學校已是晚上十一點,向門口校警打了招呼便直接進入空無一人的漆黑校舍,儘管校舍平時明亮如日但如今卻連一絲微光都見不著令人難以移動,憑著長年對學校的了解,櫻井翔緩緩爬上樓梯,沿著漆黑的長廊慢慢走著直到校舍一角的老舊教室才停下腳步。

 

輕輕推開半掩的門扉,只見月色透過敞開的窗櫺如流水般柔柔灑在美術老師的臉龐,讓全心投入在眼前畫布的側顏更加精緻。

 

俊逸無雙,美如詩畫。

望著眼前景緻,櫻井翔腦海什麼也不剩,只剩這八個字。

 

這是他最重要的人。

儘管交往多年,但專注在畫作的大野智依舊能輕易地勾去他的魂,讓他無法將視線從畫架前的身影移開。

 

輕輕將門蓋上,櫻井翔倚著門板靜靜望著月色下的美術老師,手握畫筆輕沾顏料勾勒在畫布的動作如行雲流水看似豪放不羈卻蘊藏著溫軟如玉,眼角餘光瞄向窗外明月,不經意抿起的薄唇帶了點濕潤思考著下一筆該從何而下,完全沒有注意門外的動靜。

 

「智君。」不動聲色地從身後將戀人摟住,櫻井翔將頭埋在對方頸窩低語著。

 

「翔、翔君?」

 

「對不起,嚇到你了?」

 

「沒關係,翔君怎會來這?」放下畫筆,大野智將全身重量倚在戀人懷中,望著肩上歛下眼眸的櫻井翔。

 

這是他最重要的人。

皎潔月色灑在劍眉星目下流露出與生俱來的溫文與知性,櫻井翔從來都不需特別溫柔待人,因為他本身就是溫柔的化身,儘管交往多年,卻總能讓大野智深陷在對方的似水柔情。

 

「智君,」環住戀人愈來愈瘦的腰身,櫻井翔心疼地皺緊了眉頭,「你又畫畫畫到忘記時間了....」

 

「咦?」

 

「十一點多了呢。」

 

「啊.....對不起,還讓翔君來接我。」輕輕在戀人臉龐落下一吻,大野智語帶愧疚。

 

「我知道畫展快到了,但智君也要注意身體啊....」

 

「唔....那是因為我重畫了一幅本來要展出的畫,才會這麼趕的....」

 

「什麼?」聽到『重畫』兩字,櫻井翔蹙眉望著對方無辜神情心想戀人的老毛病又犯了。

 

隨心所欲的大野智就像自由的化身,看似豪氣千秋,但卻對藝術有著外人難以像像的執著,任何一幅展在世人眼前的畫都是大野智嘔心瀝血用生命與靈魂刻劃出的最佳創作,而這樣的高標準則必須以時間與心力做為代價。

 

望著眼前大野智完成一半的畫作,他知道這是畫展主題『風鳥花月』的最後一幅《月》,想起戀人為《月》焦慮了整整三個月,櫻井翔便滿心不捨,「智君的畫都很好看,為什麼要重畫?」

 

「我不滿意嘛.....總覺得畫不出心目中的『月』呢....」輕輕嘆了口氣,大野智再度將眼前畫紙拿下準備銷毀,卻在動手前被戀人阻止。「翔君?」

 

「既然智君不想要這幅《月》了,那我能在上面加一隻兔子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翔君會畫兔子嗎?」

 

「呃.....」想起自己獨樹一幟的畫技,櫻井翔便哭笑不得。

 

「ふふ,翔君的兔子不知道會不會畫成貓呢.....」

 

「我要畫。」戀人的調笑燃起了櫻井翔的好勝心,不服輸地拿起擱在一旁的畫筆,卻在落筆前猶豫了起來。

 

大野智沒有說話,從身後握住戀人拿著畫筆的手腕,帶著櫻井翔輕輕地在畫紙上一筆一畫勾勒出兔子的模樣,瞄線、沾水、上色每一步驟他都任由大野智主導,貼緊的柔軟身軀、溫熱的吐息,大野智的一舉一動都讓櫻井翔著迷不已,恍恍惚惚地在對方的帶領下畫出此生最好看的雪白月兔。

 

 

明月與月兔,彷彿大野智與櫻井翔。

 

櫻井翔就像是仰望明月的月兔,仰望著才華洋溢、眾星拱月的大野智。

如此美好,美好到偶爾讓他感到遙不可及。

望著畫中兔子,櫻井翔幽幽地想著。

 

 

 


 

「翔君。」

 

「.....嗯?」戀人的低語將櫻井翔從畫中世界喚回。

 

「新年快樂,櫻井老師,」指向窗外遠處突然冒出的七彩煙花,大野智柔聲道,「過12點了,現在是一月一日喔,新的一年請多指教。」

 

放下畫筆攬緊戀人,櫻井翔將大野智的手心拉向自己,輕輕在掌心落下綿密的吻,「新年快樂,我親愛的大野老師。」

 

 

 

 

 

 

--

 

櫻井翔不記得這是第幾次參觀戀人的畫展,將白玫瑰花籃放在展場門口後,他便越過場內人群,沿著動線快步走向最後一間畫室才停下腳步。

 

偌大畫室只展出新銳藝術家大野智的四幅壓軸畫作《花》、《鳥》、《風》、《月》,望著這四幅分別畫著『櫻花』、『青鳥』、『山風』、『明月』的作品,櫻井翔心一暖,心領神會地微微一笑,隨即慢慢上前摟住佇立在《月》前的畫家。

 

 

 

 

「智君。」

 

「嗯?」

 

「我畫的兔子還會像貓嗎?」

 

「不像、一點都不像貓,」藝術家將頭埋入戀人懷中呢喃著,「反倒像中秋的一輪明月呢。」

 

 

明月與月兔,彷彿櫻井翔與大野智。

 

大野智就像是畫中迎著月色的月兔,享受著明月櫻井翔柔情似水又如月的溫柔。望著畫中的月兔,大野智歛下眼眸回抱戀人的後腰。

 

 

他真是太幸福了,幸福得像是擁有了大自然最美的景色──三月春櫻、幸福青鳥、清澈山風以及…溫柔如月。

 

 

這一切幸福只因為大野智擁有了櫻井翔,櫻井翔就是大野智的花鳥風月。









--

祝2017大家新年快樂!

希望大家這一年能心想事成、事事順利。

其實這篇主題是『跨年』,想說應景一番,結果寫一寫變成這個,阿雪我的文路真是無法預測啊.....


评论(26)
热度(187)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