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組/SO】一番町溫泉村 (完)

1.櫻井翔 (公務員) x 大野智 (甜點師) ,微量竹馬。

2.@magicbanana 蕉蕉生賀兼聖誕快樂!

生日快樂,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遲了21小時的生賀。

3.其實跟溫泉沒什麼關係,換了種文風與寫法。


--




1.

當櫻井翔準備回鄉時,雙手滿是伴手禮的提袋令他難以行動,他只能無奈地嘆口氣艱困地踏出旅館大廳,沒辦法,老家的親朋好友一知道他要到東京出差立刻興奮地列出長長一串購物清單塞進他的公事包,藥妝、最新時尚雜誌、任天堂限量版電玩片、國民天團的初回專輯....各式各樣什麼都有讓他感嘆平時太過老實溫和才老被老家那群不知是死黨還是損友的傢伙給吃得死死的。

 

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聽到他要到東京個個一臉飢渴樣,搞得櫻井翔差點以為老家是沒電沒網路的荒郊野外,但事實上他們的故鄉一番町並不荒涼,只是小了些、離東京遠了些、稍微深山了些,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番町風景優美,人文薈萃,還有聞名全國的療癒溫泉,是個每年能吸引大量遊客的溫泉村。

 

櫻井翔與他的三個死黨們便在這小而美的村莊長大、就業,除了他以外好友們都從事觀光相關行業,比方連續多年獲選『一番町最佳美食』的桂花樓大廚、以時尚溫泉浴袍為賣點的松本旅館少東,以及管理溫泉村每間店帳本,村內唯一的會計事務所─『二宮會計事務所』的新任所長。

 

而他則在東京念完大學後,便回到老家擔任町公所的公務員,這一當便當了三年,這三年來聰明伶俐的櫻井翔很快成為町長得力助手,甚至指派他代表一番町參加為期一週的全國市町村大會,讓他有這機會回到大學畢業後便再也沒來過的東京。

 

本來是趟單純的公務之旅,但不知為什麼卻在出發前一天被死黨中精明幹練的二宮和也得知,二宮和也一旦知情,相葉雅紀就一定會知道;相葉雅紀一旦知情,整個一番町町民通通都會知道。

 

因此,出發當日他的公事包便多了張長至地的購物清單,搞得他的這趟東京行不像公務之旅,反倒像個購物之旅。

 

頭疼地嘆了口氣,想到在東京這幾天下班後不得休息得馬不蹄停地到處採購,櫻井翔就氣得想掐死老家那隻天然的大兔子,害他這一週累得半死直到最後一天都還沒買齊清單上的所有伴手禮。

 

可他沒時間了啊,眼看離新幹線發車剩不到兩小時,他哪有空走一趟晴空塔?偏偏那隻吃貨大兔子吵著一定要吃到晴空塔賣的『東京Banana』,沒吃到就無法構思下一季新菜單,想不出新菜單桂花樓就會倒閉,桂花樓倒閉他就更沒有勇氣追求從小暗戀的二宮會計師,追不到二宮會計師他會活不下去,他活不下去櫻井翔就會失去人生一大摯友──


所以翔醬你一定要幫我買到東京banana啊!相葉雅紀出發前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

 

想起友人千託萬懇,正糾結要搭車還是去趟晴空塔的櫻井翔只想告訴相葉雅紀,就算桂花樓生意大排長龍你也沒膽向二宮會計師告白,你還是趁早告白趁早被拒絕,早死早超生,反正人生還有其他美好事物不是嗎,親愛的桂花樓大廚。

 

 

正當他提著大包小包在內心暗罵友人時,不起眼的小路與甜甜香味吸引了櫻井翔的注意,讓他忘記大兔子的囑託,也忘記新幹線的發車時間,像是受到召喚般毫不猶豫拐進小巷,順著香味一路往前直到走到巷弄一隅的小店才停下腳步。

 

 

2.

那是間很小的甜品店鋪,歷經歲月的木造屋保留了懷舊安詳的氣息,門口的風鈴隨風搖曳發出令人安心的悅耳鈴聲,櫻井翔從沒想過在這喧鬧且地價飛騰的東京街頭還保留著這樣的特色小店。

 

輕輕推開店門,店裡一個客人也沒有,安靜得彷彿連貓兒的步伐都聽得清,晶瑩剔透的玻璃窗前擺著各式各樣的甜點,但最吸引櫻井翔的不是這些五顏六色的甜品,而是趴在櫃檯睡得香甜的店主。

 

圓圓的麵包臉、長長睫毛濃密地覆蓋在滑嫩的臉龐,精巧高挺的鼻尖配上薄唇,小小身軀散發著甜點香氣裹著水藍色的外衣窩在櫃檯惹人憐愛,令櫻井翔不忍心喚醒熟睡的店主。

 

放輕腳步在店裡繞了一圈,架上的每件甜點都能看出製作者的巧思,融合了日式和風與西式西點的手法,配上獨一無二的創意,草莓蛋糕、豆沙包、香草泡芙...等鈴瑯滿目不僅讓櫻井翔眼花撩亂,也看得他口水直流,正當櫻井翔轉身去拿托盤時,卻不慎撞到貨架驚醒了店主。

 

「歡、歡迎光臨?」小圓臉店主揉了揉眼,剛起床的軟濡嗓音就像整間店給人的感覺般令人平靜安心。

 

「呃...不、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啊,沒事,請問有什麼需要的嗎?」起身將外衣披在椅背上,店主順手替自己圍了小圍裙,輕輕拍了拍圍裙上的麵粉笑著走出櫃檯。

 

「....呃….」或許是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也或許是對方身上的甜而不膩太好聞,店主的靠近讓櫻井翔不自覺地緊張起來連話都說不清。

 

「嗯?」

 

「....呃,我、我想問這裡有賣東京Banana嗎?」櫻井翔話才出口就後悔了,小店怎會賣晴空塔的伴手禮呢,就算店主再怎麼可愛讓他慌張到不知該說什麼,他也不該說話不經大腦。

 

「啊?」

 

「沒、沒事當我沒說....」望著對方的一臉詫異,櫻井翔簡直恨不得挖了個洞將自己埋起來。

 

「ふふ....有的喔。」

 

「咦咦!真、真的有賣嗎!」

 

「有喔,只是不叫這名字而已,做法也有點不同。」轉身從廚房拿出了一小盒試吃品遞給櫻井翔,卻發現對方雙手滿是提袋便夾了一塊遞至對方嘴邊,「你說的是晴空塔的名產吧,吶,你吃吃看。」

 

店主的餵食讓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一小段,那雙如銀魚流線般眼睛深邃得讓櫻井翔心跳加速,他想用手接過試吃品,卻發現滿手行李,只好張嘴咬住遞過來的佳餚。

 

軟綿綿外皮包裹的香甜內餡立刻入口即化,新鮮的蜂蜜香蕉切片配上混著香蕉顆粒的鮮奶油好吃得讓櫻井翔忘了尷尬,只記得充盈在嘴裡的香蕉甜味從口中瀰漫到全身直達心底,甜了嘴兒也甜上了心靈。

 

聽說料理師的用心能打動人心,想必就是這種感受吧。櫻井翔想。

 

 

「ふふ...好吃嗎?」

 

「天啊...這超~好吃的!」接過店主遞來的紙巾,櫻井翔擦了擦嘴角殘餘的奶油笑道,「這怎麼賣啊,我想買十盒回去!」

 

「唔,這其實是我的新作品啦,用的是台灣的香蕉噢,不過…因為有點像東京banana,所以沒有大量製作上架....」

 

「那我不就買不到了?」

 

「ふふ...這麼想買呀?」望著對方失望的眼睛,店主不禁笑了出來,那笑容好看再度得讓櫻井翔差點看傻了眼。

 

「我只做了一盒的份量呢,盒子還是別的點心的盒子,也不知到要替這作品取什麼名......既然還沒正式上架,就送你吧。」

 

「呃...這不好吧?」

 

「沒關係呢,相逢即是有緣,就當作伴手禮吧。」

 

 

3.

櫻井翔不大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一番町的。

 

當他從甜品店主接過甜點時離發車時間剩不到一小時,他只好依依不捨地離開小店匆匆忙忙飛奔向車站,終於趕在發車的最後一分鐘跳上車。

 

歸鄉的路途遙遠到讓鮮少離開家鄉的櫻井翔總算有了『荒郊野外』的感受,下了新幹線再轉幾班火車,最後再搭一小時一班的公車,前前後後花了七八個小時總算在晚上十一點回到家,累得他連行李都無法收拾,隨便洗了個澡便直接攤在床上。

 

望著雪白的天花板,在進入夢鄉前櫻井翔恍恍惚惚地想起巷弄裡的小店,他知道這一路上佔滿思緒的不是舟車勞頓,也不是如何修理吃貨大兔子,而是偶然發現的小店與圍著沾滿麵粉圍裙的店主。

 

他還記得小圓臉店主笑起來的眼睛彎得像上弦月般清麗,渾身散發著的甜味帶著治癒的笑容令他安心不已忘了所有的工作壓力;那雙巧手骨節分明創作的甜點就像藝術品,讓櫻井翔不僅每種都想嚐嚐,也想摸一摸那雙好看的手。

 

不知道這麼美好的人叫什麼名字?


迷迷糊糊陷入睡意的櫻井翔最後只剩下這個念頭。

 

 

4.

從東京回來後,櫻井翔便無法如往常般專注在工作上,儘管人已回到了一番町,但心卻彷彿遺留在東京巷弄間的小店,小圓臉店主的笑容與身影無時無刻佔滿了腦海令櫻井翔思念不已,也讓沒談過戀愛的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生了病。


 

「雅紀。」

 

「啊?」

 

「….你會經常想著nino嗎?」

 

「會啊,從小想到大,有空時想,沒空時也想喔…」

 

「這是什麼感覺啊?」

 

「…嗯,我想想,想起小和….大概是既甜蜜又苦澀吧…..」想起從小喜歡到大卻沒膽告白的竹馬,相葉雅紀黯然地嘆了口氣,「翔醬你問這幹嘛?把我約出來就是要問這?」

 

「沒事,你還是趕快去告白吧,早告白早超生啊!」

 

「吼!翔醬你很過份欸!」

 

 

無視大兔子的跳腳,櫻井翔的思緒再度飄到風鈴搖曳的小店,彷彿聽到了伴隨風鈴軟綿綿的一句『歡迎光臨』,彷彿看到帶滿負離子店主在廚房認真製作甜點的模樣,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喜歡上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甜點師。

 

 

既然喜歡上了,那就衝吧。他可是下定決心便會勇往直前的資優生櫻井翔啊。

 

 

4.

「歡迎光….」正忙著上架的店主聽到風鈴聲,『歡迎光臨』四字還沒說完,便被櫻井翔的上氣不接下氣給嚇了一跳,連忙倒了杯水遞給對方。

 

「那、那個….你上次的新作太好吃了,我、我想買….」

 

「唔…可是我最近忙著設計其他作品沒有做耶….」

 

「是、是嗎?」

 

「不然你留個電話,我做好後打給你?」

 

聽到對方這樣說櫻井翔樂歪了,連忙掏出手機與店主交換電話。

 

「原來叫智君阿….」望著大野智的臉龐,櫻井翔心想這一趟路程雖然遙遠但不僅見到了人,還交換了電話,簡直划算至極。

 

「ふふ…請多指教囉,翔君。」 

 


自從交換聯繫方式後,櫻井翔只要周末或休假便往大野智的小店跑,當對方忙著烤蛋糕時,他便坐在櫃檯當收銀員或招呼偶爾才上門的客人;當對方閒暇時,兩人便在店裡閒話家常,櫻井翔這才發現大野智居然大了他一歲,從小耳濡目染跟著甜點師父親學習,美術系畢業後便回老家繼承自家甜品店。只是,蜿蜒巷弄中的店面實在太過偏僻,儘管大野智的手藝一流,價格也不會太貴,但店裡的生意依舊每況愈下令大野智傷透了腦筋。

 

想起心上人的煩惱神情,櫻井翔既不捨又無力,可他只是個溫泉村的小公務員,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靜傾聽對方的煩惱。

 

 

5.

對大野智來說,每周六下午三點準時現身的櫻井翔就像烤爐般溫暖,那雙又圓又亮的大眼睛配上豐厚唇瓣笑起來帥氣又知性,一進到店裡只要發現他正忙著烤蛋糕便體貼地坐在櫃台擔任收銀員直到他忙完為止。


有時他在廚房忙到忘記時間,踏出廚房才發現櫻井翔在櫃台呆坐了兩三個小時卻一句怨言也沒,每當他因此感到愧疚時,對方總是笑得溫柔摸摸他的頭說沒事沒事,反正我可以欣賞智君做蛋糕的帥氣身影,讓大野智的心像少女般小鹿亂撞卻只能不斷壓抑內心悸動。

 

當他烤完蛋糕後,櫻井翔便會拉著他閒話家常,有時聊甜點美食,有時聊文學藝術,有時分享彼此工作的煩憂,時間久了,他們的相處總是自然又安定,儘管他不知道對方從何而來,離去時從何而去,但大野智卻覺得兩人好像認識許久,久到他已習慣櫻井翔坐在櫃檯的身影。

 

大野智不知道該如何界定這份心情,他只知道不知不覺間他開始期待每個星期六午後,曾幾何時大野智思考過兩人之間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但他卻不願深究只怕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

 

 

6.

「歡迎光….啊翔君你來啦?今天比較早呢。」

 

十二點半,比之前早了兩個半小時,翔君到底是從哪來的呢?想起每次提到老家對方支支吾吾的神情,大野智不禁好奇地想著。

 

「我想跟智君一起吃午飯嘛~」拿出保溫袋中的便當盒,幾顆漂亮的金黃燒賣香氣四溢令人胃口大開,「智君你嚐嚐,這我死黨做的,超好吃的喔。」

 

「啊…等我一下我手上都是麵粉….我洗…」

 

「不用洗了,智君蛋糕還沒做完吧?我餵你就好。」夾了顆燒賣遞向大野智嘴邊,櫻井翔笑得既燦爛又無辜。

 

「咦….」

 

「智君….不想吃嗎………」

 

對方的躊躇令櫻井翔往前一步讓兩人的距離更加曖昧,他不是沒有發現大野智紅透的耳根,也不是沒有發現每次來訪時店主看見他的一抹溫柔微笑,櫻井翔想賭一把,賭上自己的愛戀,也賭上兩人的關係。

 

 

「翔、翔君….」

 

「嗯?」

 

「那、那個翔君….」對方的貼近讓大野智無路可退只能緊靠在流理台望著櫻井翔的眼眸,「太、太靠近了…..」

 

「智君不喜歡我太靠近嗎…..」

 

「不、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那是哪樣呢,」伸手攬過大野智的後腰,櫻井翔在眼前薄唇落下一吻,「那這樣呢,智君?」

 

望著對方水潤眼眸寫滿了詫異,櫻井翔不給大野智開口的機會,愛憐地摸了摸眼前水潤的唇瓣輕笑道,「智君,今天我先回去了,我會再來。」 

 

當店門關上的瞬間,受到驚嚇的大野智只能緊靠著流理台無力地滑坐在地摸著嘴唇輕輕說著─

 

 



「翔君….難道,你喜歡我嗎?」

 


7.

失態、太失態了。

 

想起白天的落荒而逃,櫻井翔便羞愧地將頭壓在枕頭下不願面對,明明打算賭上未來親下去後直接告白,反正不是一巴掌就是一輩子,『攬腰三秒、親吻五秒、告白十秒』三部曲,計畫都清清楚楚寫在手帳上,這下可好了,他卻在進行到第二步時膽怯了起來。

 

───萬一大野智不喜歡他,他這麼魯莽親下去,連朋友都做不成怎麼辦?櫻井翔你真能捨得跟對方老死不相往來嗎?

 

辦不到。

櫻井翔知道自己辦不到,就算當不成戀人他也想守在大野智身旁,默默看著那好似耗盡靈魂製作每一塊蛋糕的小小身影。

 

因此,在貼上水潤薄唇的那刻起,櫻井翔忽然不敢賭了。

 

他只能逃跑。

櫻井翔害怕的不是一巴掌,而是離開那雙濕潤唇瓣後對方的鄙視或恐懼眼神,所以他逃跑了,狼狽地落荒而逃,而這一逃便逃了一個月,連一封簡訊都不敢傳給心上人。

 



櫻井翔,你還有資格嘲笑不敢告白的死黨嗎?你比相葉雅紀更沒用啊。

 


8.

「喂,翔醬你怎了啊?」

 

「沒事啦….」

 

「少來了,你最近一臉生無可戀你知道嗎?」推了推鼻樑上的細框眼鏡,二宮和也頭也沒抬埋首在桂花樓亂七八糟的帳本中。

 

「nino說得沒錯啊,翔桑你最近都悶悶的呢,」比櫻井翔小了兩歲的松本潤擔心地望著從小崇拜到大的尼桑,不禁伸手輕觸櫻井的額間,「生病了嗎?」

 

「沒啦,松潤你別擔心阿。」

 

將好不容易結算完的帳本闔上扔向相葉雅紀,二宮和也抬頭瞄了櫻井翔一眼,他太了解這個優等生好友了,溫柔細心的櫻井翔對周遭事物與氣氛總是特別聰明敏銳,但卻老把自己的事擺在最後,櫻井翔看透了大局、看透了人心,但卻永遠看不透自己的感情。

 

只是,櫻井翔不說,他自然也不會戳破,二宮和也翻開下一本帳本淡淡地說道,「翔醬,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你沒忘記今天的町內招商活動吧?你不是工作人員嗎?」

 

「我哪有心情不……nino你說什麼?」

 

「翔醬你果然忘了!之前町長不是說有幾間空屋要用來招商嗎,其中一間就在我家隔壁呢!」相葉雅紀接過二宮扔來的帳本,開心地望著二宮會計師替桂花樓結算的總帳。

 

「天啊!我居然忘了!先走了!」匆忙拿起椅背外套,櫻井翔踏出桂花樓飛奔而去。

 



「嗤…真是沒用的傢伙。」

望著櫻井翔慌張的背影,二宮和也搖搖頭拿起手機傳了封簡訊。



9.

當櫻井翔抵達招商會場時早已空無一人,電話傳來町長的責難聲令他難受不已,他萬萬沒想到對感情的膽怯讓他連引以為傲的工作都做不好。

 


「翔君?」

 

「智、智君?」熟悉的柔軟聲調從身後傳來,櫻井翔心一緊以為身陷夢中遲遲不敢轉身。

 

深怕這一轉身,看見的不是朝思暮想的智君,而是自己可悲的幻影。

 

「翔君,你不想見我嗎…」

 

「不、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那是哪樣呢,」從身後攔腰抱緊對方,大野智將頭埋在對方肩上悶悶地說道,「那這樣呢,翔君?」

 

「我…」櫻井翔從沒想過大野智會說出他親吻對方時的台詞。

 

「為什麼要逃跑呢,翔君不喜歡我嗎?」

 

「我要是不喜歡智君,怎會每周下山見你呢…」眼看穿得單薄的大野智被一陣山風吹得直打哆嗦,櫻井翔不捨地脫下外套披在對方肩上,再將人緊緊摟進懷裡。「一番町到東京好遠的…」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呀?」拉緊櫻井翔為他披上的外套,大野智將紅透的耳根藏進對方懷中。

 

愛憐地撫摸心上人的後髮,櫻井翔自責地望著大野智,都是因為自己的退縮,才害得對方把店丟著大老遠從東京趕到這山間小鎮只為了確認他的感情。

 

「喜歡啊,我喜歡智君喔。」

 

「那~接下來的日子請多指教囉,翔君。」無視櫻井翔的詫異,大野智抬頭啄了啄對方的唇瓣輕笑道,最後任由櫻井再度吻上自己,也任由手中資料滑落在地。

 


───那是張一番町溫泉村招商申請同意書,店主欄清清楚楚寫著『大野智』三字,而店鋪地址恰巧位在一番町最受歡迎的餐廳旁。

 


10.

「小和小和,你認識翔醬喜歡的人喔?」

 

「你們忘記我也在東京念過大學了嗎?大叔是我室友啊。」二宮和也傳完簡訊後收起手機輕描淡寫地說著,無視相葉的驚呼繼續埋首於手中的會計案。

 

「那他怎知道翔桑在這啊?」貼心地替二宮所長整理滿桌的資料,松本潤想破頭還是猜不透大野智為什麼會找來一番町這個小地方。

 

「那資優生帶了桂花樓的燒賣去找大叔啊,便當盒上有桂花樓的地址啊…看到地址大叔就想起我啦!」

 

「喔喔對,那天凌晨翔醬突然把我挖起來要我蒸燒賣給他!天啊,沒想到我家居然成為了翔醬的強力助攻!」

 

「噗…..翔桑也真是,談個戀愛這麼大費周章….」松本潤笑得直搖頭,崇拜的翔桑從小到大雖然待人溫柔體貼,但對自己的事總是少一根筋,如今能找到幸福真是太好了。

 

「是啊是啊,專門給人添麻煩,喜歡直說不就好了,親了人家落荒而逃簡直遜斃了!」撇了撇嘴,二宮所長啜飲了口相葉遞來的烏龍茶。

 

 

 

「小和。」

 

「幹嘛?」

 

「喜歡直說就好了嗎?」

 

「對啊,不然咧。」

 

 

 




「我喜歡你。」相葉雅紀深深吸一口氣,深情地將從小到大的心意直白地全盤托出。

 

 

 

 



「…………………..你給我滾出去!」

 

「咦咦!小和你不是說喜歡直接說就好了嗎!」相葉雅紀靈活地躲著朝他飛來的帳本,漂亮的小鹿眼寫滿了無辜,「而、而且這是我家欸…..」

 

看著二宮所長微紅的臉蛋,松本潤笑著撿起散亂滿地的帳本資料,心想這幾個從小疼愛他的哥哥們能找到牽絆一生的戀人真是太好了。

 

 

能在一番町生活真是幸福啊。

松本潤望著貼在桂花樓牆上一番町的觀光海報文案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一番町溫泉村,以療癒溫泉聞名全國,風景優美、人文薈萃,今天依舊帶給人們平凡的幸福滋味。

 



溫柔聰明的一番町公務員,

活潑開朗的桂花樓大廚,

精明黠慧的會計事務所長,

時尚帥氣的溫泉旅館少東,

 

 

以及即將進駐、治癒人心的甜點師。

 

 

 


───聖誕佳節,歡迎闔家光臨幸福一番町。






END

--




祝溫柔的蕉蕉生日快樂!

希望你會喜歡這篇遲到20幾小時的生賀!


不知道有沒有後續,覺得這個一番町廣告設定好甜好幸福啊。




评论(61)
热度(281)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