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宮大/KS】春城飛花 〈桃夭〉 (完)

1.二宮和也(遣唐使) x 大野智 (皇子留學生人質)

2.前傳:冬雪落梅 (不過就本文來說影響不大)

該文時代背景、人物設定與本文相同,時間軸是該文山組到唐國前的故事。兩篇可以作為各自獨立的故事,也可以作為同一個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不喜歡吃三角的就請把兩篇當作不同獨立的故事;喜歡吃SO/KS 大三角的就請當作同一篇來想像。

3.歷史向,背景為唐玄宗天寶年間。





--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韓翃《寒食》

 

 

 

 

--

 

馬車內的二宮和也微微揭開竹簾,簾外的長安城正值春光明媚百花盛開美不勝收,貫穿城內南北要道的朱雀大街車水馬龍人來人往,身著漢服的漢家子弟、皮膚黝黑的大食商人、胡服左衽的胡人將領等來自各族各國人民不分身分、不分卑賤自由地穿梭在長安城方正整齊的里坊間展現出這個國家兼容並蓄的活力四射。

 

如此繁華,如此鬧騰,真不愧是天可汗的京城阿,就連身為天皇遣使的二宮和也也未曾見過如此繁盛令他不禁讚嘆唐國開元盛世。

 

拉了拉外衣,整理了衣冠,春寒料峭讓長途跋涉過海而來的二宮和也略感寒意,搓了搓手試著讓手心不再冰冷,他很清楚這場宴會的重要性,雖然這只是皇室非官方覲見的賞花會,但這可是身為遣使的他首次與唐國皇帝會面。

 

 

身為代表天皇的遣使,一舉一動皆代表國家,二宮和也可不能因自己的失態讓天可汗小瞧了今上天皇。

 

 

時間在二宮的深思中逐漸流逝,車輪也漸漸越過櫛比鱗次的里坊,當人聲沸騰散去時,二宮和也再度掀開竹簾才發現馬車已駛入皇城,皇城內一片寂靜,一路上只有忙著準備賞花會的宮女捧著糕點美酒魚貫而行。

 

 

 

 

「二宮參議,請。」馬車停下的瞬間傳來故鄉熟悉的語言讓二宮猛然抬頭,視線就這樣直勾勾地對上替他打開車門的櫻井翔。

 

 

感受到疑惑視線的櫻井沒有回應,隨即引領遣使踏入位在皇城西北的芳林園,只見園內百花綻放,曲水流觴賓客雲集,左前方是新羅使團、右前方是吐蕃使團,唯獨他這位日本遣使孤單一人只能默默跟著櫻井走往園內一隅,一路上桃花紅杏花白隨風飄逸暈染了步道,彷彿急著展現大唐帝國千秋萬世。

 

桃李爭豔的美景讓二宮和也起了玩興停下腳步,難得附庸風雅地掬起手任由碎花朵朵落入掌心,又任其在下一刻隨風而逝徒留一絲清香。正當二宮拿出本子企圖將落花夾入書頁時,倏地一陣強風襲來不僅吹落了手中花瓣也吹歪了禮帽,他扶了扶衣冠輕輕將髮絲挽向耳後,瞇了瞇眼只見桃花花瓣隨著風起雲落片片落在一抹水藍色身影,落在那碎髮蓋不住的白皙後頸,就像是雪地中的一抹緋紅般令二宮和也久久無法將視線移開。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當二宮望著眼前景緻時,周遭頓時只剩一片寂靜,讓他瞬間遺忘了身分,遺忘語言也遺忘了思考,彷彿三魂七魄被勾了去再也回不來,腦海只剩桃夭春華活靈活現地躍出詩經古籍。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

 

 


 

 

「二宮參議,遠到而來辛苦了,」空靈清澈隨風傳來拉回遣使意識,如泉水般透徹的字句彷彿穿透了世間萬物,也穿透了他的內心。「我是大野智,婧子內親王之子。」

 

「參見殿下。」優雅地微微鞠躬,二宮和也腦內很快轉了一圈,終於想起那多年前以留學生身分久居唐國的今上天皇表親。

 

明著是皇子留學生,暗著是不可明說的人質。

想起眼前人的身分,二宮和也琥珀色的眸子不禁帶了一絲憐憫。

 

「別這麼叫我,」大野智輕輕拍了拍漢服上落花笑道,「叫我智就好,在唐國這麼多年早已沒人那樣喚我了。」

 

「那殿下也叫我和也如何?」望著眼前蠱惑人心的笑容,二宮和也輕輕一笑望著那大海般的凝眸深處慢慢走向大野智。

 

二宮的貼近令大野智不自覺退了一步卻重心不穩往後跌去,原以為會倒向滿地落花卻在下一刻被二宮攬緊後腰摟進懷裡,瞬間兩人距離近到能感受對方吐息令皇子紅透了臉。

 

勻稱柔軟的腰身美好到讓遣使忘了放開對方,懷中人纖細八字眉下柔和的眼眸配上細緻肌膚與不凡氣質,如此精緻的五官宜男宜女,倘若身為男則為風華才子,若身為女則為絕代佳人,今上天皇居然如此不惜才將此人扔在海的另一端作人質?

 

 

 

「二、二宮參議……」

細小羞澀的聲音從懷中傳來打斷二宮思緒,他這才發現兩人身軀緊貼著彼此呈現曖昧不已的姿勢,望著懷裡羞到幾乎說不出話的大野智,二宮笑著鬆開對方無視皇子的驚慌緩緩將手指伸往皇子後頸,輕輕拾起落在頸子與衣領間的一枚花瓣。

 

 

 

 

「不是說好叫我和也嗎?」眼角宛若上弦月般微微彎起,日本國第十二代遣唐使吻了吻銜在指尖的花瓣。

 


 






唐曆天寶十一年,二宮和也初抵唐國。

 







--

1.年齡操作:和也22 / 智18

2.和也的身分參考日本第十二代遣唐使藤原清河,我讓和也代替了這個歷史人物。這篇的背景是唐朝最強大的時候,透過文字展現大唐盛世的絕代風華真的是非常困難,本來只是隨筆卻花了我好多時間。(我的文風其實比較偏冷,希望在這篇能讓讀者感受到一些盛唐的華美。)

3.唐長安城平面圖,場景參考了這樣的配置。↓







评论(15)
热度(82)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