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SO/哨嚮】六月飛雪 1

1.櫻井翔(哨兵) x 大野智(哨兵)  

2. @凉二。 拖很久的我涼點的哨向文。希望妳會喜歡,謝謝妳成為我寫文的小夥伴,給我許多意見。放飛自我的隨筆文,請大家隨意看。有私設。

3.不是大宮,不是大宮,不是大宮,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苔痕新晞六月雪,木勢舊偃千年風。』─宋‧范成大《光相寺》







--



細雪隨著寒風片片飄落,隆冬中連續下了六個月大雪的北方大地早已沒了一線生機,輕輕拍了拍蓋住軍徽的雪花,好讓盤旋在空中的老鷹精神體停在肩上,大野智抬頭仰望灰白天空任由落雪灑在臉上,最後選擇閉上了雙眼。



五里外的友軍議論紛紛、十里外的上層驚恐萬分,以及...百里外的敵軍人仰馬翻紛紛傳入了他的耳際。



真是一點用都沒有啊,呵呵。不管是友軍還是敵軍。

櫻井翔,你把戰爭當兒戲嗎?派這是什麼程度的軍隊啊?







「智。」


「和也。」再度睜開雙眼,大野智收起長刀順著來聲笑望聲音的主人,「多少人?」


「你自己沒算嗎?」眼前人笑而不答的無畏神情二宮和也早已看過太多次,直勾勾地望向那八字眉下宛若孩童般的無辜,二宮和也輕輕伸出手指比了『二』的手勢。


「是嗎?」


「大概三個小時吧,滿意了嗎?帝國最強哨兵。」拍了拍身上的細雪,二宮和也輕描淡寫地看向大野智身後的一片狼藉屍首分離沉冤莫雪,血流成河染紅白雪皚皚。


多少生靈塗炭葬送在帝國最強哨兵的長刀之下,豔紅血水不畏六個月堆積的厚雪,將刀下亡魂刻印在原本雪白的北方大地。


真是想不開啊,聯盟第一哨兵櫻井翔。

明知鎮守極北要塞的是帝國引以為傲的北方之鷹,居然只派兩百個低階哨兵夜襲要塞,這豈不是叫人送死麼?


「不滿意呢,」寵溺地伸手拍去自家搭檔頭上的雪花,大野智笑得溫柔。「區區兩百個低階哨兵,居然要花上三小時,害我少了跟和也打電動的時間呢。」


「你還想悠閒打電動啊?估計等等回要塞,上頭又要找你這功高震主的北方之鷹麻煩了。」


「是麼?可我只在乎和也你現在冷不冷。」大野智笑了笑,脫下大衣輕輕披在青梅竹馬身上。



「回去吧,風雪愈來愈大了,我怕你身子撐不住。」

這可不是大野智瞎操心,他的青梅竹馬雖從小便展現不凡的嚮導天賦,但或許是精神力太過強大,讓二宮和也雖身為帝國最強的S級嚮導卻永遠離不開藥罐子。儘管如此,二宮和也還是跟著他到最危險又最寒冷的極北前線,只為了擔憂他的意識不受掌控而失去控制。



和也真是多慮了呢,忘了他一覺醒便能完美控制五感與意識嗎?大野智望著從小疼愛到大的二宮不自覺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默默接受好友好意的二宮拉緊了大衣,慢慢伸出精神觸手探向大野智的意識,對方就像孩提時代從不阻擋他般,任由他在意識中徜徉。



不愧是S級哨兵,短短三小時內殺了兩百人仍舊心如明鏡止水,意識宛若風平浪靜、水波不興沒有溫度的死海。



儘管未綁定結合無法進入對方深層的精神圖景,但二宮和也依然從意識中感受到大野的平靜,平靜到彷彿毀天滅地也無法撼動他的內心。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他們忘記了殺人的理由,忘記了生命的重量,忘記了人性的美好,





─────也忘記了最真摯的情感。






櫻井翔,這樣的智,是你想看到的嗎?






--


大野智與二宮和也是感情甚篤的青梅竹馬兼哨嚮搭檔。


大野智八歲便能控制覺醒後強大的五感;十一歲隨父親覲見皇帝時,僅憑一把匕首便在宮門暗處刺殺企圖暗殺太子的殺手;十五歲時成為帝國建國以來最年少的S級哨兵,二十二歲軍校畢業入伍後破例直升少校成為統領極北要塞的陸軍第一師團長。


二宮和也十歲覺醒後展現的精神力使他成為帝國備受矚目的嚮導,二十歲成為S級嚮導後便將精神疏導、精神屏障、精神探測與精神攻擊運用得得心應手,二十二歲軍校畢業後便以副官身分跟隨大野智到極北要塞如今已是第六個年頭。


二宮深知帝國對極北要塞的重視,要塞緊鄰與帝國相戰幾十年的聯盟,位處要塞以北的聯盟全境天寒地凍,一年大部分的時間都覆蓋在冰天雪地之下,但氣候的不利並沒有阻擋二十年前就任統領的擴張野心,造成這二十年來兩國戰事不斷,而戰爭向來苦的不是統治者,而是老百姓以及.....



他們這些看似比普通人高人一等,實際上卻必須比普通人更在早上前線送死的哨兵嚮導。



真是可悲啊。二宮和也想。

帝國與皇室明明恐懼歧視這些具有非凡戰鬥力與特殊能力的哨兵嚮導,但卻又不得不倚賴這些人阻擋聯盟的砲火與鐵蹄以守住綿延的國界。帝國對哨兵嚮導是不信任的,縱使與大野智鎮守了極北要塞為帝國立下一個又一個汗馬功勞,但他倆卻功高震主倍受帝國宮闈的猜忌,最後堂堂一國之君深怕感情極佳的兩人私下榜定更加強大而無法控制,在多年前便直接下令不許兩人綁定結合。



真是愚蠢。

二宮和也想起好友接到命令啼笑皆非的表情與他如出一徹便微微一笑,陛下可真不了解帝國最強哨兵啊,這人強大到根本不需要嚮導,帝國以為大野智與他是哨嚮搭檔就一定會綁定結合?


望著滿身敵軍血汙仍指揮部下清理戰場的大野智一臉毫不在乎,二宮和也便心疼不已,除了他以外沒有人知道帝國最強哨兵的意識早已如極地般冰冷到不可能暴走,這樣的意識沒有情緒自然不需要任何嚮導的梳理。然而,沒有人一出生便不帶感情,雖然好友從小便是淡漠之人,但他還記得大野智多年前與另一位有著清亮大眼睛的S級哨兵切磋時的神采,微微勾起的唇角,帶著笑意的眼尾就像是銀魚般好看。


只是,這樣的笑容在八年前成為了追憶,那空洞的心靈如今已沒了情感,除了對二宮還有青梅竹馬的情誼,大野智對任何事物已沒了感覺,無愛無恨無憂無愁,就像是國家完美的殺人機器般,只剩殺戮以及在前線等待更強大的哨兵前來取他大野智的性命。


想起青梅竹馬的際遇,二宮和也不忍見到封閉自我依舊沉浸在任務中的大野智,他閉上了雙眼,一陣寒風吹來冷得讓他不禁將雙手伸進大野智披在他身上的大衣口袋,口袋內的紙片在風雪中落了下來吸引了二宮的注意。






────那是張泛黃的報紙剪報,報導了八年前帝國廢太子櫻井翔叛逃聯盟的大逆不道。













二宮和也記憶猶新,八年前帝國全境不分南北連續下了六個月的大雪;而八年後的今日,老天爺睽違八年再度豪爽地下了場六月飛雪。
















--

智君的生賀計畫永遠趕不上腦洞變化,本來要以一篇SO KS三角文作為生賀,又怕籠鳥拖太久改籠鳥,今天腦洞一來就決定先把小夥伴的喜歡的哨嚮點文搞定,希望應該是上 中 下三篇,希望智君生日那篇能貼出完結篇。

這腦洞大概是因為寫籠鳥太過綁手綁腳外加籠鳥智太弱讓我忍無可忍才生出,一開始只是一個畫面,一個智君站在雪地上大開殺戒的畫面。

一鼓作氣放飛自我自我放棄地毫無思考寫了(上),好久沒這麼不管設定爽快地寫文了,只是這樣隨性的文真的有人想看嗎.....(倒地





评论(44)
热度(139)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