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组/SO】單戀這件小事 (下) (完)

終於把我跟 @凉二。 愛的結晶寫好了。

花吐梗,但有私設, 請往這走。



--------



「一朵、兩朵、三朵、四朵……」

 

 

數不清的櫻花花瓣像是粉嫩雪花般飄浮在放滿水的水面,花瓣間的流水映照著大野智蒼白的臉蛋輕輕晃動著,他抬起頭差點認不出鏡中人。

 

 

蒼白得可怕。

 

 

無奈地勾起唇角,將塞子拿開,望著滿滿的水往下流流得徹底,水面的花瓣就像夸父追日追著流水般最後堵死在排水孔上。

 

就像是他的感情般,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大野智不記得這是他第幾次偷偷跟在櫻井翔身後,他什麼也不奢求,只求以店員身分跟喜歡的人說幾句話;他什麼也不渴求,只求在下班時偷偷跟著那人好看的背影,想像西裝下那雪白結實胴體與適合和服的溜肩。

 

當他望著那熟悉的背影,陶醉在想像被櫻井翔牢牢圈在懷裡的溫暖時,瞬間的噁心與刺痛湧上胸口,讓他只能痛苦地蹲下來視線模糊地看著愈來愈遙不可及的背影。

 

新聞主播與超商店員,本來就是遙不可及吶,大野智,你到底再奢求什麼?

 

眼眶泛淚,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幾片花瓣在一陣夾帶血絲的咳嗽從他嘴裡飄落了下來,大野智鬆開緊緊握住的掌心,手心上的花瓣不再是雪白的小雛菊而是淡粉色的櫻花。

 

 

接下來,這段單相思會讓他吐出什麼花呢?

 

 

大野智既痛苦卻又病態般饒富趣味地盯著那與戀慕之人同名的花瓣。

 

 

 

 

大野智還記得第一次吐花時他正痴迷地盯著電視上的主播先生。

 

原來叫作櫻井翔啊,這名字真是好聽。

 

或許是命中註定無法了結這樁單戀,平時不看新聞的的大野智居然在休假時不小心轉到News Zero,電視上的主播有著與平時略帶慵懶不同的菁英立派形象再一次讓他深深掉入名為『櫻井翔』的深坑裡。

 

雪白可愛的小雛菊便在此時不受控地隨著他痛苦的咳嗽落了下來,大野智望著沾了血絲的雛菊花瓣呆愣了許久才被電視上的櫻井主播有條不紊的聲線打斷思緒─


根據官方調查花吐症的病發年齡逐年下降,去年初次病發平均年齡為19歲,今年則降為17歲,吐出的花瓣色澤愈紅表示病徵愈重….吐花品種則因人而異至今醫界尚未有定論…………

 

唔,原來我得了花吐病啊?不過這花瓣是白的,應該還好吧?天然‧大野智不以為意地想著。

 

這一不以為意讓他的相思逐漸像洪水般肆虐攔也攔不住,當大野智發現的時候,他想著櫻井翔的時間已多過任何事物,慢慢地,就算喊不出口,他開始在心中喚著翔君、翔君,好似在內心聲聲呼喚便能紓解這注定無疾而終的單戀。



啊今天翔君有點黑眼圈呢,是不是比較累呢?主播這工作很辛苦吧?

翔君今天的私服真是太帥太好看了!

今天多買了兩罐啤酒呢,是不是工作上遇到心煩的事兒?

每天都吃微波食品對身體不好吧,要不乾脆我替他做個便當?

 


翔君、翔君,我喜歡你,我可以說出來嗎?我有資格將這份感情說出口嗎?

 

 

大野智無力地蹲在浴室,無法抑制地咳出一地櫻花花瓣,他從沒想過自由自在的他會困在一段無疾而終的單戀,甚至有可能賠上性命。

 

 

一生當中能用生命如此戀慕一人,或許已足矣。暈過去前大野智模糊地想著。

 

 

 

----

 

 

櫻井翔總覺得這幾天好像少了些什麼。

 

他是知道的,有著可愛小圓臉的店員喜歡他。

 

每當結帳時,垂下的八字眉下漂亮的眼睛總是不敢看他,泛紅的臉頰像蘋果一樣可口讓他想咬一口,圍裙上名牌上『大野智』三字晃啊晃的閃閃發亮。

 

 

原來叫作智君啊,真是人如其名般地可愛呢。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會趁大野智結帳將便當交給他時,故意碰觸那美麗骨節分明的指尖,接著就會感受到小可愛店員的輕顫與更加羞紅的雙頰;或是用他那又圓又亮的大眼睛帶著笑意直勾勾地盯著那水潤眸子不移開,很快地除了臉頰連耳根都會紅得發燙。

  

如此美好景緻。櫻井翔痴迷地想著。


這好景緻讓每天在超商的短短幾分鐘成為櫻井翔一天當中最美好的時光,不管工作有多辛苦煩悶,只要看到大野智就能讓他忘記工作帶來的高壓,漸漸地,他開始在超商內假裝翻閱雜誌,實則偷偷觀察這可愛的店員。

 


哎呀,在偷看著我呢,呵呵。

咦?怎被店長罵了呢?被罵的無辜樣子真是超絕可愛阿。

真是,別對其他男客人這樣笑啊,等等遇到痴漢怎麼辦?

補貨的樣子好迷人吶,那纖瘦細腰與小巧的臀部不知道摸起來是什麼觸感?

 

 

 

正當櫻井翔陶醉在偷看大野智的愉悅時,他不經意發現可愛小店員每天總會偷偷跟在他身後,這個發現讓櫻井翔欣喜若狂,他故意放慢腳步,假裝什麼也沒發現讓大野智跟上自己的步伐。

 

跟上吧,更加、更加喜歡我一點,最好愛我愛到無法自拔。

 

櫻井翔知道他在享受大野智對他的戀慕,同時他也在等,等大野智鼓起勇氣告白,他已經計劃好了,可愛的小店員一告白,他要立刻緊緊抱住那嬌小惹人憐愛的身軀;第一次約會要去橫濱搭摩天輪看夜景,接著趁著美麗夜色吻上那垂涎欲滴的薄唇;第二次約會要去遊樂園,讓戀人感受自己立派菁英下回歸童年的單純樣貌;交往一個月要把人帶回家買酒慶祝,再以太晚沒車為由將人留下過夜吃乾抹淨。

 

熱愛計劃的櫻井翔都想好了,然而,他可愛的小店員卻好幾天沒出現了,問了其他店員只說生病請假在家休養,好幾次想問地址企圖直接探望卻又擔心太過突兀。

 


沒了大野智的生活讓櫻井翔鬱悶,好似心與生活少了些什麼般空蕩蕩地令他寂寞。

 

 

 

 

過了幾天,櫻井翔終於盼到他朝思暮想的可愛小店員,對方病懨懨的身形雖別有韻味但也令他心疼不已,收起動搖的神情,他還是如往常般拿了鰻魚飯與啤酒到了櫃檯結帳。

 

「聽說你生病了?」

「嗯,感冒呢。」戴著口罩的大野智困難地吐出了幾個字。

「是嗎?好好保重呢。」

 

 

正當想多說些什麼,後面排隊的客人已多到讓櫻井翔不得不離開櫃台,看著那失去精神的病容,他多麼想將人直接拉往醫院,可這才發現自己沒資格啊,大野智喜歡你又如何,櫻井翔你只不過是一個客人罷了。

 

 

 

 


 

 

--

  

大野智很快發現花吐病開始侵蝕他的生活,他的體力一天比一天差,不僅如此,胸口的痛楚無時無刻伴隨著讓他工作上出錯的頻率愈來愈高,他曾想過是不是該辭職回老家好好養病,但他很清楚,只要一辭職,他跟翔君在現實生活就再也沒有交集,最後只能輕觸螢幕上冰冷的櫻井主播以解他的單相思之苦。

 

對櫻井翔的愛慕就像執念般讓大野智在超商一天天撐了下來,這份執念確實滿足了對櫻井翔的戀慕之心,卻讓他的花吐病一日比一日嚴重,只要一咳嗽必然伴隨櫻花花瓣讓他只能戴著口罩出門。

 

 

到底是誰告訴他單戀只是件小事的呢?單戀分明就是會要讓人命吶。趁著沒客人空檔溜進倉庫的大野智拿下口罩,咳得像是要將心臟吐出般。

 

豔紅的玫瑰伴隨著不再是血絲的大片鮮血染紅了潔白的超商制服,無法止住的咳嗽與胸悶讓大野智幾乎站不穩,朦朧之中他感受到櫻井翔溫暖的懷抱,啊啊,看來沒救了,病到連幻覺都出現了。

 

 

 

「翔君,我喜歡你。」

 至少在死前要對喜歡的人告白,儘管只是幻覺。大野智絕望地想著。

 

 

 

 

櫻井翔沒有漏看那踉蹌不穩衝往倉庫的步伐,儘管滿心疑惑,但他還是耐著性子等了十五分鐘卻不見人出來,想起大野智近來的病容,他擔心地跟著跑進倉庫,眼前滿地的玫瑰花瓣與鮮血讓櫻井翔心痛極了。 

明明前陣子才作了花吐病的專題報導,他怎會忘了單戀會要人命呢?享受著大野智單戀的自己實在太過自私了,他抱緊幾乎快沒意識的可愛小店員,抹去嘴角的鮮血吻上那好看的唇瓣,輕聲地在大野智耳畔呢喃著:

 

 


「智君,你知道嗎?我也喜歡你喔。」

 

 

 

 

 

 

 

 

大野智清醒時人已在醫院,手心傳來的溫暖讓他睜開眼不可置信地瞪著緊握他的櫻井翔。櫻井主播怎會在這?不對,我怎會在醫院?

  

「你醒啦,智君。」看著對方傻楞的表情,櫻井翔笑得溫柔貼近了大野智。「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好像吐出玫瑰了?」太過朦朧的回億讓大野智僅記得片段。

 

「嗯,是啊。」櫻井翔彎了腰,親吻了大野智的眉間,「你忘記了嗎?你還對我告白了。」沒等大野智反應過來,他蜻蜓點水地吻了對方的薄唇。

 



「智君,你從來就不是單戀喔。」櫻井主播眨眨眼。

 

 

明白了主播心意的大野智笑了,胸口輕鬆得彷彿之前的花瓣都不存在般,他輕輕咳了一下除了乾掉的細小血塊外,不再有任何花瓣或鮮血讓他了解與櫻井翔的兩情相悅瞬間治好了他的花吐病。

 

望著櫻井翔漂亮的大眼睛,大野智想著單戀究竟是小事還大事呢?他不清楚,他只知道最後吐出的玫瑰花語是『真誠的愛』。






---

花吐的設定好像是愈嚴重花瓣愈紅

我自己的私設:

雛菊(白)→象徵這篇智君純潔的單戀

櫻花(粉紅)→象徵智君單戀的翔君(『櫻』字同名)

玫瑰(紅)→花語:真誠的愛


只是個小短篇我還是做了這樣的設定,我真的有強迫症w


能跟涼一起寫文章太開心了,凉的文字總是讓最近陷入囚籠病態的我感到輕快歡樂。這兩天囚籠第五章虐到nino的後勁有點強讓我有點哀傷,就想起這篇可愛的文我還沒填完,如果不是凉我大概這輩子不會寫花吐這樣浪漫的題材。

寫完後證明我也是可以寫幸福浪漫快樂的小品文的!


希望還有機會再跟凉一起寫文,愛妳噢。


评论(9)
热度(84)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