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組/SO】忘川雪 3




『斷捨離是一個不斷地選擇、選擇,再選擇的過程。』─山下英子《斷捨離》




--


     「而且...這裡有你。」


     「...什麼?」櫻井翔的話語將大野智的思緒自湯鍋拉回,煮湯的勺子自手中滑落,他不可思議地看向對方。

     「因為這裡有智君,我想待在智君身邊。」拿起筷子將滑落至鍋裡的勺子夾起,櫻井翔直視對方寫滿訝異的雙眸。

     「...我們才剛認識。」

     「我知道。」

     「我家很小很破。」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我只有一張床墊。」

     「一起睡比較溫暖。」

     「你不了解我,而我也不了解你。」

     「智君知道我是櫻井翔,而我知道你是大野智,這樣就夠了。」

     「剩下的...」斂下眼眸再次抬頭望向他的救命恩人,櫻井翔吞了吞口水,道出心中期許。

     「反正冬天還很長,我們可以慢慢認識彼此。」


       大野智沒有回應,逕自端著湯鍋越過櫻井翔走出廚房,他輕輕將鍋子放在餐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探頭朝廚房喊著,「翔君,把餐具拿出來吧,在第二格櫥櫃裡。」

     「好。」

       櫻井翔微微一笑,默默記下餐具的擺放位置。




--


       網走的冬天遠比其他地方嚴寒,入夜後冬雪總隨著海風席捲村落最後沒入銀白大地,自小在這長大的大野智早已習慣這一望無際的雪白世界,無論多麼寒冷他的生活永遠風平浪靜沒有太大波折。

     可今年冬天卻有那麼一點不同。

     櫻井翔的到來讓他小小的宿舍增添了份溫暖,儘管對方是個什麼家事都不會做的小少爺,可那宛若春櫻般的好看笑容,以及聲聲智君讓大野智有種多了個親人的錯覺。

       不知從何開始,他習慣了有人等門的感覺,也習慣餐桌上多個人與他一道用餐,他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內心深處仍渴求著家人。

      教授夫婦雖然含辛茹苦將他撫養長大,可他卻始終無法敞開心胸接受這份溫情,因為他是個棄兒,是個被扔在學校門口的孩子,他還記得那身穿繡有牡丹花紋和服的女性優雅地扶著和服衣襬蹲了下來,她看著他的眼睛充滿憐憫,默默將一包信封塞進他的外套,最後輕聲告訴他男子漢要學會等待便消失在白雪皚皚。

      從此,這一句『學會等待』就像是大野智永遠擺脫不了的魔咒,讓當年年幼的他在飄雪中足足等了一天一夜,直到疲倦不已睡倒在校舍大門才被夜裡離開學校的教授帶回。

      

      我等了好久好久,您為什麼不來接我?

      我會很乖很乖,請帶我回家不要拋棄我。


      幼時被遺棄的經歷就像是揮不去夢魘讓大野智從此對人產生了疏離,縱使他隱約記得揹著他的年邁教授在雪夜艱難地邁開步伐,黑色雪靴隨著腳步印在雪地留下深深的鞋印;也縱使他還記得師母在他醒來時的溫暖擁抱與冒著陣陣白煙的熱牛奶。   

      那是他喝過最好喝的牛奶,香甜溫熱暖了他的心,可卻暖不了那遭人拋棄留下的傷痕累累。

      他感念教授夫婦的養育之恩,也在內心允諾孝順夫婦倆一輩子,可他卻仍舊生疏有禮地喚著教授師母;他相信教授與他之間多年的父子情,可內心深處卻始終認定這段親情始於同情──


      只是同情一個被拋棄沒人需要的棄兒。

      沒了他,教授與師母依舊善良溫柔安享天年。

     

      可櫻井翔不同。

       大野智不在乎櫻井翔的來歷,也不在乎他來到網走的理由,對大野智來說,最重要的是對方需要他,不是被迫也不是同情,而是櫻井翔親口告訴大野智他想留在他身邊。

       無處可去的他需要他,需要他破舊的小房子抵擋網走風雪,需要僅有一床的厚被取暖,更需要他的廚藝填飽肚子。


       是不是只要被人需要就不會被拋棄了?

       是不是只要讓翔君留在身邊,翔君就永遠不會離開他?

       是不是等這場冬天過後,他就能從等待中解脫,解放至今仍等待不可能再出現的牡丹和服的他?

       

       所以他同意了,他在那聲聲智君中讓來歷不明的青年留在他身邊。

       從那時開始,他們一起生活一起鑽入被窩同床而眠以體溫相互取暖對抗夜裡寒冷的網走風雪,親近得彷彿他倆不是離家出走的櫻井少爺與救命恩人,而是一同生活好幾年彼此扶持的家人。

      

      「智君。」

       身旁傳來的悠然嗓音打斷了大野智的思緒,被窩裡緊挨著他後背的櫻井翔拍了他的肩膀,「...嗯?翔君還沒睡?」

      「我是離家出走的。」櫻井翔的聲調平靜像是毫無漣漪的湖面,等待著名為『大野智』的小石子墜落擾亂一汪春水。

      「我知道喔。」

      「咦?」

      「翔君給人的感覺像是涉世未深家教良好的小少爺嘛,ふふ。」大野智轉過身在黑暗中笑看對方模糊的輪廓,想像翔君驚訝時瞬間睜大宛若松鼠的漂亮大眼睛。

       「什麼嘛...」櫻井翔不甘心地扁起嘴小聲嚷嚷,想他究竟哪裡像是對方口中的小少爺。

       「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呢?」

         聽到大野智的問題,櫻井翔愣了片刻,這是對方第一次對他的事提出疑問,他壓下內心喜悅淡然道出他的際遇。

        白雪自天際飄落,紅狐沉眠於山隅,大野智側身專心傾聽,隨著那低沉好聽的聲音進入對方的世界,透過枕邊人悠然傾訴慢慢了解名為翔君的同居人。

        落雪山巒萬籟俱寂,銀白大地一片寂靜,櫻井翔盯著大野智露出被窩的半顆頭輪廓,喉結緊張地滑動兩下,以一個月前暈倒在雪地之事作為故事的句點。


       「...真羨慕翔君。」聽完故事的大野智拉起棉被蓋住眼睛悶聲道。

       「有什麼好羨慕的?」原以為能得到共鳴的櫻井翔不開心了,他沒好氣地說著,「我家確實是不愁吃穿,但我只是櫻井家的魁儡娃娃罷了,我才羨慕智君可以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可我覺得翔君是自由的啊。」

       「...哪裡自由了?」

       「你已經做出選擇了,不是嗎?能自由地選擇拋棄家庭來到這裡,我很羨慕呢...」大野智從被窩裡伸出手摸了摸櫻井翔的髮旋,軟綿綿的聲音就像他圓圓的臉頰,「雖然我現在能做喜歡的事情,比方畫畫或釣魚,可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自由的啊,翔君。」

               

     「我被困在這裡了,被困在雪地裡永遠不會出現的艷紅牡丹花。」







tbc.


我本來預計三章內要滾床單啊........怎麼會這樣>_<

 @秃头老柱 

實在不擅長一發完短篇,所以變成連載只好一直圈了,希望沒有打擾到(汗





评论(11)
热度(84)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