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山組/SO】忘川雪 2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





--


       大野智的話語徹底喚醒了意識不太清晰的櫻井翔,這是他自幼受嚴格教育的他不曾犯過的錯誤,他難為情地低下頭,不敢再看救命恩人魚尾般的深邃眼眸。

     「張嘴。」決定不跟病人計較的大野智沒興趣參與對方彎彎拐拐的內心小劇場,他舀了匙粥將湯匙再次湊近病患唇邊,思緒卻飄至屋外逐漸大起的風雪。


       他只有一床厚被,可今晚卻有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才剛退燒的病號。

       該怎麼辦呢?


       從小衣食無缺的櫻井少爺自然不知大野智的煩惱,他乖巧地張嘴吃下對方遞來的每口粥,漂亮的大眼睛眨眼眨好奇地觀察陷入沈思的救命恩人。

       他的救命恩人有張俊秀的臉蛋,與網走冬雪黑白相輝映的黝黑眼眸配上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薄嫩唇瓣完美地掛在高挺鼻尖下,精緻的五官眉宇清澈,散發出繁華帝都少見的天然純淨氣質。


       暈倒在雪堆真是太好了。望著大野智好看的臉龐,櫻井翔文人天性浪漫的腦袋停止了理性運轉。

       他想報恩。

       就算智君不是壁爐之神他也想報恩。


       眼見病人還算有食慾一口接著一口吃光他餵食的粥,大野智總算鬆了口氣,他將餐具收拾好後端著熱茶坐到了櫻井身旁,他安靜地盯著平靜無波的茶面,萌萌袖口露出半個掌心貼緊茶杯,怕燙的他輕輕吹散了熱氣,讓原本水波無痕的茶面激起小小漣漪。

       櫻井翔沒有說話,眼角餘光偷偷觀察大野智的神情,瞬間屋裡靜得只剩窗外風雪聲響與柴火燃燒迴盪在小小的宿舍。


     「翔。」

     「嗯?」

     「我的名字。」

     「唔嗯。」

     「智君不問嗎?」

       忽視對方突兀親暱的稱謂,大野智抬起頭對上漂亮得過頭的大眼睛,「問什麼?」

     「我的來歷。」

     「翔君想說再說就好,」轉身從裝滿熱水的木桶撈出毛巾擰乾,大野智順著對方對他的稱呼,自然地喚起櫻井的名,他扶著病患肩膀將人塞回棉被,輕柔地擦拭甫退燒但仍微微泛紅的臉龐,「這裡沒有人會追究翔君的來歷,現在先安心養病吧。」

     「...好。」閉起上睛享受溫熱毛巾滑過的溫暖,櫻井翔在大野智將手收回時握緊對方手腕,「智君的手好細可是力氣卻大得能將我背回來。」

     「我在農場工作,習慣了,翔君比牛還輕呢。」對方手心傳來的微熱令大野智愣了片刻隨即將手抽回,他拿了條毯子將自己裹緊臥倒在榻榻米,卻在躺下的瞬間被人拉進溫暖被窩。

     「...翔君是病人,床讓你。」對方的舉動讓向來萬事處變不驚的大野智尷尬不已,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與撿來的男人同床而眠,令他連忙起身卻再度被拉住手腕。

     「兩個人睡比較溫暖啊。」櫻井輕笑道。


       閃閃發亮的眼眸不帶一絲雜質,大野智嘆了口氣,放棄抵抗念頭任由櫻井翔將他拉進被裡,他輕輕道了聲晚安試圖化解緊繃情緒,略帶僵硬的身子迅速轉了身背向對方。


       好溫暖。

       果真兩個人睡比較暖和。忙碌一天的大野智迷迷糊糊地想著,逐漸在比以往溫暖的被窩陷入沉睡。




--


       櫻井翔醒來時身旁已空無一人,窗外風雪停歇,細雪自屋簷緩緩落入銀白大地,他看向身邊空蕩蕩的位置,想起昨夜大野智背對著他的漂亮後髮圓弧與小巧可愛的耳朵,櫻井翔的心便暖了起來。


       怎會有人什麼都不做僅是存在便能治癒人心呢?櫻井翔疑惑地想。


       他起身換上床墊旁摺得整整齊齊的甚平在屋內走了一圈,簡易廚房內小鍋依舊溫熱,他掀開鍋底盛了碗蘿蔔湯走向窗檯前從學校淘汰的破舊小書桌。

       桌上幾本農業相關書籍無法引起櫻井翔的興趣,他隨手拿出夾在書本間的筆記本,本子內大野智的風景速寫吸引了櫻井翔的目光,讓他津津有味地翻閱起來。


       山巒大海,農場漁船,飛鳥海魚,透過幾張畫他像是窺探般踏進大野智的世界,那嬌小身軀卻暗藏能將他在飄雪中一路揹回的氣力,那看似注定埋沒在網走冬雪的心胸卻早已寬闊地望向一望無際的千山綠水。


       他想待在他身邊。

       櫻井翔想待在大野智身邊,想了解那雙深邃眼眸蘊藏的世界究竟多寬廣。

       突如其來的念頭令櫻井翔怔了怔,他微微一笑將筆記本帶進被窩裡,大野智殘留的樸實氣息令他沒來由地倍感安心逐漸睡去。





--




       大野智回到宿舍時正逢晚餐時刻,這是自搬出教授宿舍後他第一次這麼早回家。

       為了照顧撿來的青年,他特地早點結束工作,拎著好友船長送的魚想著給大病初癒的櫻井做道魚湯補補,他推開房門只見對方在被窩沉睡著,身旁還放著他的寫生筆記本。


      看來是邊看他的本子邊睡著的。

      真是可愛吶。


      看向那彷彿天使般的睡顏,大野智勾起唇角流露出連自己都沒查覺的溫柔笑容,他轉身走進廚房,聽著窗外風聲,也聽著櫻井平穩的呼吸聲,望著冒著熱氣的魚湯,大野智想這或許是有人等門的感覺,儘管那人只是他不小心撿回家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智君。」

     「吵醒你了?」身後傳來的低沉嗓音拉回大野智的思緒,他沒有回頭,邊煮著魚湯邊隨意應對著。

     「我可以留在這嗎?」

     「為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寒冷的冬天。」

     「可我想留在這。」

      轉身對上寫滿執拗的雙眼,大野智不解地問道,「為什麼?」

    「我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而且...」

    「而且?」


      櫻井翔側身倚在廚櫃,看著專注在湯鍋的救命恩人好看的側顏,他深深吸一口氣,紅唇輕啟低語道──



   「而且...這裡有你。」







TBC.




@秃头老柱  欠您的糧,有沒有覺得我很勤快>_<




评论(17)
热度(91)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