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SO / HP paro】飛行賭注 (下)(完)

811山之日賀文。

上篇【SO / HP paro】飛行賭注 (上) 為7/25天神祭賀文。

1.『哈利波特』設定

2. 智:葛萊分多 / 翔:雷文克勞 / 和:史來哲林

3. 三人皆五年級16歲級長。

4.目錄 (不定期更新)






--



1.

大野智在朝陽穿透過綠葉細縫間踏進了魁地奇球場,長袍順著夏風微微晃動讓胸前紅色級長徽章閃閃發亮,他笑著朝盤旋在天空的雷文克勞級長揮了揮手,若無其事地瞄了一眼身旁的二宮和也。



「nino,都準備好了嗎?」


「是是是,一切如您所願,該申請的我都申請好了,該協調的我也都協調好了,您倆盡情玩阿。」兩手插在口袋的史萊哲林級長貓著背扁了扁嘴,『嘖』了一聲不再說話。


「謝謝,就知道nino最好了~」輕輕一跳從後方環抱住好友的頸項,大野智軟軟ふふ笑了兩聲,心滿意足地望著晴空下那氣急敗壞的身影。


二宮和也翻了個白眼,心想他好友再度拿他刺激那在掃帚上明顯抖了一下的雷文克勞級長,他輕輕拍掉大野智的手,慢慢走向球場邊界。


畢竟,他二宮和也可是四大學院以奉行『節能』主義聞名的級長,俗話說得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才不想介入好友的戀情,也懶得應付醋勁比檸檬還酸的櫻井級長。



「你們可以開始啦~」眼看櫻井翔下了掃帚,二宮和也拿出金探子準備往上扔,卻被對方阻止。



「規則呢?」


「沒有規則喔,只要在一個小時內搶到金探子就算贏,ふふ....」拍了拍衣袍上的棉絮,大野智笑得一臉無害,「而且......」


「是真的沒有『任何』規則喔,翔君。」留下意味深長的笑容,大野智無視眼前中規中矩雷文克勞級長的疑惑,眉眼一彎跳上掃帚朝二宮和也冷不防扔出的金探子方向飛去。




2.

大野智的身姿就像翱翔在青空的飛鳥,須臾間直衝天際,快得讓櫻井翔差點追不上,可五年飛行訓練的嘔心瀝血並沒有背叛努力的級長,櫻井翔早已不是當年差點從掃帚摔下的麻瓜了,他俯身順著氣流往前衝,追著大野智隨風晃動的衣襬,試圖加快速超越對方卻被突如其來的一道咒語差點打中。


「智君.....?」詫異地看著心上人,櫻井翔想他幸好閃得夠快,否則早就吃了昏擊咒再次從掃帚摔下。


「我不是說了嗎?沒有任何規則啊?翔君。」停駐在尖塔旁的大野智笑得輕柔,他眼角餘光瞄到了金探子,再次跨上掃帚舔了舔唇半勾引半挑釁地眨眨眼,「你也可以妨礙我喔,ふふ....」


望著那亮晶晶令人垂涎欲滴的薄唇,櫻井翔瞇著眼睛再度追了上去,卻在距離拉近時再度受到咒語攻擊讓好勝的雷文克勞級長不服輸地反擊,頓時紅藍兩道光線從魔杖頂端竄出,急速地在兩人之間碰撞出火花,威力大得讓他們同時往後飛繞了一小圈才足以緩衝。


當大野級長回過神時,櫻井級長已發動了下一輪強悍的攻勢,逼得他全神貫注地以靈活的飛行技巧閃躲對方的咒語,他在太陽從雲朵間探出時順著朝陽往上飛,趁燦爛陽光刺得櫻井翔伸手遮住眼簾的瞬間輕快跳上校舍最高處,他低頭看著那追了他五年的人,輕輕揮了揮手留下比雲夕還美的笑容。


「時間過得好快呢,你只剩下十分鐘囉,ふふ....」大野智在尖塔旁伸了個懶腰,好整以暇地輕撫的他多年的掃帚搭檔,「話說翔君進步了呢,居然可以在空中追得上我...」


「是啊,時間真快,我認識智君已經五年了呢。」櫻井翔停在附近屋頂,抬頭看著佇立在高處的心上人,陽光暈染在大野智身上再慢慢擴散彷彿形成一道光暈,耀眼得差點讓他睜不開眼睛。



這是他五年前便喜歡上的人。


明明看似永遠睡不飽,卻總是散發著負璃子讓周遭人不由自主地親近;明明應該是個難以親近的純血巫師,卻總是掛著善解人意的溫和笑容招人喜歡。



天知道他的情敵有多少,天知道多少人沉醉在那微微露出小虎牙的甜美笑容之中。


縱使剛入學就毫不遮掩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對大野智的勢在必得,但卻無法阻止這五年來向心上人告白的人數不論男女逐年增加,想到這裡櫻井翔不安極了,他清了清喉嚨,朝著他最喜歡智君坦然道出情感一如當年風華───



「智君,我很喜歡你,可以請你跟我交往嗎?」



對方突兀的告白令大野智愣了愣,這是繼五年前的當眾告白後,他第二次從櫻井翔口中聽到『喜歡』兩字,那直白的言語配上深情美麗的眼眸讓向來雲淡風輕的葛萊分多級長紅透了臉龐。


五年的時間足以讓孩子成長為青少年,也足以讓差點摔下掃帚的麻瓜成為迷人可靠的級長。


我該拿你怎麼辦呢?翔君。


這世上還會有第二個願意為了他做盡任何事的人嗎?想起這幾年獨自一人悄悄訓練飛行的翔君,大野智心一暖露出可愛的小虎牙微笑道──



「翔君,眼睛閉上好嗎?」


「嗯?」


「只剩下三分鐘了,這是最後了。」


不解地看著大野智魔杖指著他的架式十足,櫻井翔選擇閉上雙眼,感受著失去視覺後其餘四感的逐漸敏銳,他要閃過,閃過心上人的最後一擊咒語,可櫻井級長左等右等,等到的不是咒語或攻擊,而是突如其來的柔軟身軀從天而降直撲向他,他這才發現那不按牌理出牌的心上人居然將掃帚扔在一旁,直接從高了他三公尺的尖塔一躍而下,嚇得櫻井翔連忙雙手環住大野智的纖細腰身,卻一個重心不穩自屋頂跌落。



「ふふ....」


「智、智君!你、你還笑得出來,你知道現在狀況嗎!」急速下墜的風聲掩蓋不住懷中傳來的軟萌笑聲,儘管總算緊緊摟住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可對方的神來一筆依然令凡事按照計畫的雷文克勞級長頭疼不已,卻也忘記了身處在他先天害怕的高空中。


「知道呀,ふふ....不就是我們都沒掃帚,然後從二十公尺高的地方摔下嗎?」回抱對方的腰身,大野智歪著頭對上櫻井翔的眼眸,如銀魚眼尾般的深邃黑眸寫滿了信賴──






「怎麼辦呢,翔君?」




3.

球場旁沉浸在NDS的史萊哲林級長按下了暫停鍵揉了揉微痠的頸子,他抖了抖肩膀,不經意地抬頭看見一個小黑點重力加速度從天而降,他扁了扁嘴,不以為意地按下開始鍵繼續他的魔王攻略大業。


正當魔王只剩一條血條即將被KO時,櫻井翔在離地面僅剩兩公尺處唸了句漂浮咒制止了兩人的失速下墜,最後慢慢地落下平躺在球場上。



「智君。」依舊維持著將人抱個滿懷的姿勢,櫻井翔無奈地看著在他懷中竊笑的心上人。


「太危險了,下次別這麼做了。」


「我相信翔君嘛......」起身跨坐在櫻井翔身上,大野智歪頭對上對方眼眸笑得如銀鈴般悅耳,「....可怕嗎?」


櫻井翔搖搖頭,牽起心上人骨節分明的巧手,在手背落下一吻,「抱著智君我什麼都不怕。」


「只是.....」


「嗯...?」


「只是.....」


「只是你沒搶到金探子對吧,櫻井級長。」被方才衝擊嚇了一跳而失手沒打死魔王的二宮和也滿心不悅,終於看不下去的他打斷旁若無人放閃的兩人,冷冷地接下櫻井翔的話語。


櫻井翔沒有說話,一臉狼狽地起身,卻不願放開盼了五年好不容易才抱緊的心上人令大野智偷笑在心底,他任由對方幾乎要將他的腰肢折斷的擁抱,從口袋中拿出金探子輕笑道──


「不,翔君你贏了。」


「啊?」


「我拿到了金探子,而翔君.....抱我抱得這麼緊讓我不能逃走,不就等於也搶到金探子了嗎?ふふ....」


無視雷文克勞級長詫異的大眼睛,大野智將金探子放進對方的長袍口袋,輕輕在櫻井翔的臉頰落下一吻呢喃著──



「翔君,我喜歡你。」


「未來的日子,請多多指教囉。」











END.







--


811山之日快樂!山真是太美好了。


HP設定真的很棒啊,在我心中溫柔菁英卻令人意外的怕高翔君絕對是氣質的雷文克勞,看似睡不飽但卻器用的不得了(雖然背書類的科目苦手)的阿智在我心裡根本是綜合能力滿點的葛萊分多。

聰明古靈精怪的和也與小惡魔潤潤就是史萊哲林最厲害的惡作劇搭檔,而勇敢單純的大兔子雅紀一定是赫夫帕夫了。

真希望有機會,嗯,有機會可以再玩一次這個設定。

真是太美好了,不過我真是甜文+短篇苦手啊,構思故事時很容易變成長篇.....



此外,@璃 祝福在山之日出國的我方能玩得愉快!


啊對了,最近迷上了轟出,上禮拜還因此窗了一章籠鳥,等我趕完最近的生賀就會乖乖填坑了Q_Q



牧雪









评论(27)
热度(127)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