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心不分左右 主山組、大宮

可能有SO 智水仙 偶爾竹馬

雜食 團愛 病態藍擔黃紅蘇

本號為SO/智受號。

OS/智攻號:柳清雅

all2/SK/和也受號:花雪

首頁圖作者@ダメmirro
頭像作者為@和柴

Plurk: 清雪。(chinya3104)

只要不強迫我接受他人想法或干涉我的任何事物,我都很好相處。

@璃

【SO / HP paro】飛行賭注 (上)

遲到的7/25天神祭賀文,下篇8/11山之日生出。

1.『哈利波特』設定

2. 智:葛萊分多 / 翔:雷文克勞 / 和:史來哲林

3. 三人皆五年級16歲級長。



--


1.

當櫻井翔醒來時,清晨微光延著古老窗櫺緩緩灑在藍色呢絨窗簾,他揉了揉一頭散亂的金髮俐落地跳下床梳洗著裝,再將藍色的級長徽章小心翼翼地別在胸前,最後拿起掃帚踏出房門。


腳步輕快地踏上移動樓梯,櫻井翔笑得溫柔儒雅地向牆上畫中人互道早安,帥氣的笑容讓圖中仕女不禁害羞地躲了起來。



跳下樓梯越過空無一人的交誼廳,雷文克勞級長櫻井翔今天依舊維持著完美無瑕的精英形象。




2.


無視早晨微涼濕意,踏出宿舍的櫻井翔直接步向魁地奇球場,嗅了嗅清晨微濕的空氣,跳上掃帚往球場中央飛去。


早晨微風迎面撲來,掃帚上的級長加快了速度,他看向愈來愈小的建築物,將視線落在葛萊芬多的宿舍。


櫻井翔知道離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比賽還有一小時,一小時後他將與葛萊芬多的大野級長進行一場賭上彼此未來的對決。


不好辦。櫻井翔想。

對方可是一入學便是葛萊分多的魁地奇常規隊員,同時也是率領葛萊分多贏得多次冠軍的大野級長。


他居然要與這樣的人比賽誰先找到金探子,真是是不知天高地厚。


誰都知道雷文克勞近十幾年來最優秀的櫻井級長在各領域的表現出類拔萃,不論魔法史、魔藥學還是符咒學、變形學甚至黑魔法防禦術都拿到『傑出』的評價,唯獨在飛行課程上跌破眾人眼鏡吃足了苦頭。


沒辦法啊,誰叫我們的櫻井級長天性怕高呢?


可偏偏卻喜歡上那永遠在青空自在翱翔的大野級長。




3.


櫻井翔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大野智的場景。


那年他十二歲,身為麻瓜的他收到學院的入學邀請後,總是怯生生地看著魔法家族出身的同學對未來理想的侃侃而談,當周遭同儕興奮地討論分類儀式時,他什麼也不懂,只能傻傻地讓分類帽將他分到以智慧聰敏擇生的雷文克勞。


進了雷文克勞後,為了不讓人輕視他的麻瓜身分,櫻井翔總是比其他同學付出多一倍的時間在課業上,畢竟他相信只要有努力就會有收穫,直到一年級的必修飛行課打壞了他這條信念。


當胡奇夫人『跨上掃帚』的指令下達時,櫻井翔便隱約發覺他比其他同學更難駕馭他的掃帚;當教師喊出『起飛』口令後,櫻井翔這才發現原來他有懼高症,掃帚一飛上天便讓他頭暈目眩得無法維持平衡,正當他在空中失去重心差點掉下時,一抹身影在師生的驚呼中朝他迅速飛來,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拉住他手腕最後緩緩降落在地。


「你沒事吧?」


清澈的嗓音如羽輕柔安撫了櫻井翔的驚魂未定,深邃黑眸配上精緻臉龐躍入他的眼簾,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人,美得讓櫻井翔看傻了眼忘記了差點摔下掃帚的恐懼,也讓他情不自禁地在全班面前抓著救命恩人的雙手說道──



「我叫櫻井翔,可以請你跟我交往嗎?」




4.


這是大野智第一次見到差點從掃帚上摔下的人。


出身自古老魔法家族的他幾乎是同時學會了走路與飛行,對他來說,飛行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他無法想像從掃帚上掉下的可能性,因此當他在葛萊分多與雷文克勞的首次共同飛行課見到櫻井翔在空中的慘狀時,他便行動快於思考跳上掃帚迅速地將人救下解決了這場騷動。


他原以為這只是個小插曲,卻沒想到會被對方當著胡奇夫人與兩個學院新生的面前被連掃帚都騎不好的人告白。


──我叫櫻井翔,可以請你跟我交往嗎?



「等你從我手中搶到金探子再說吧。」


蹙眉看著那方才還在掃帚上哀嚎的雷文克勞生,大野智無視對方眼底的眷戀,頭也不回地走回校舍。




5.


自那場飛行意外後,櫻井翔便發現他喜歡上的是葛萊分多該年新生的高嶺之花,出自古老魔法家族的大野智舉手投足都散發著優雅神祕的氣息,不但待人親切沒有純血巫師的高傲,在魔法實踐課程的表現更是可圈可點不輸給他這位雷文克勞的才子。


從那時開始,原先毫無目標的櫻井翔便下定決心要追到這朵高嶺之花,他不但要從大野智手中奪得金探子,還要擄獲大野智的心,更要成為對方一生一世的最佳伴侶。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櫻井翔在每堂與葛萊分多的共修課堂上總是想盡辦法接近大野智,他發現對方雖然在符咒學、變形學上等這類實踐學科成績優異,但卻苦於魔藥學、魔法史等這類書本知識,因此,每當只要與大野智一同修課,櫻井翔便會將心上人不擅長的科目做成簡單清楚的筆記,甚至主動指點對方不懂的部分。




6.


「唉唷,好熱情喔~」與大野智一同長大,同樣出身魔法世家的史來哲林二宮級長翻著櫻井翔的筆記捏了捏好友的柔軟麵包臉,「阿智你不答應他嗎?人家追你五年了耶~你的魔法史跟魔藥學沒被當掉還真要感謝櫻井翔啊。」


大野智沒有說話,望著筆記上櫻井翔娟秀的字跡笑而不語,他知道他對櫻井翔的感情一天比一天還深,這些年來兩人的相處總是安定又自然,雖然他曾抱怨對方五年前當眾告白的魯莽,但這五年來櫻井翔的深情努力全校有目共睹,就連平時最護著他的二宮和也都不再對當年那差點從掃帚摔下的麻瓜有任何意見。


「我不管你要不要跟櫻井翔交往啦,但阿智你也要替我著想,你知道每次櫻井翔看我的眼神都像是朝我扔變形咒一樣,很煩人的好嗎?」想起櫻井翔的醋勁,二宮和也撇了撇嘴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倚在大野智身上。


「他大概以為nino喜歡我吧。」攤開櫻井翔替他整理的魔法史筆記,大野智漫不經心地說著。


「哼,他還知道我跟你感情好,阿智我知道你在意什麼,」拿出上回偷溜到麻瓜世界買回的NDS,二宮和也打了個哈欠投入對魔王的戰鬥中,「你在意櫻井翔還沒辦法從你手中搶到金探子對吧?」


誰知道那位差點從掃帚摔下的麻瓜日後會成為可靠的菁英級長呢?想起友人當年對櫻井翔開出的條件,二宮和也便笑倒在心裡。


這兩人真是絕配啊。


明明兩情相悅卻糾結著當年的誓約,他知道雷文克勞那位懼高症級長這五年不斷強化飛行訓練;他也知道身旁這位葛萊分多魁地奇奇才級長這幾年來不斷偷偷研究懼高症的治療方法。


誰都不願意退讓,誰也都不願意更進一步。


櫻井翔要光明正大贏得大野智的心,而大野智則堅守原則誓約與櫻井翔在一起。



究竟是雷文克勞的菁英級長奪得金探子贏得大野智的人呢?還是葛萊分多的飛行天才級長守住金探子繼續當誰也無法摘取的高嶺之花呢?



兩強相會,鹿死誰手,且看今朝。








tbc.




7/25天神祭快樂

下篇8/11山之日生出



換了個文風,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想下去。





牧雪





评论(28)
热度(150)

© 牧雪 | Powered by LOFTER